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章 第三个自己(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六十章

    见到苏油和石薇到来,程浚迎上,一边招呼仆从与两人去冠帽配饰,披上素麻衣:“明润,好歹赶到了,还能见我苦命的妹子最后一面……”

    说完眼泪就下来了。

    苏油来到棺材前,程夫人经过敛葬婆子修饰,容貌一如生前。

    棺材周围很冷,周围有冰桶降温。

    苏油一直以为这几年经历了不少战阵,看惯生死,早已心如铁石,这一刻也不禁潸然泪下。

    程夫人的音容笑貌,一一在他脑海里翻过。

    “……于细微处有现,小油可谓心思细致,一点蹊跷都不放过,这是格物致知之理……”

    “……跟子瞻一样,智力有余,于经赋之外,还有诸多的兴趣爱好,这是好事情。小油,你要是喜欢这门学问,大可以细细研究……”

    “……这门学问,其实不凡。所谓明道致用,庸儒徒知汲汲于前者。我倒是希望你能齐头并进,相互启迪,两相结合。这才是正途,定可行大益于天下……”

    “凡事往精细处思虑周全,其后方可作为……”

    “……小油,嫂子有些失望,原来你不是天生宿慧,生而知之……”

    “……但是嫂子更多的是高兴,这说明小油观察入微,能见人所不能见,故而能人所不能,这就叫——处处留心皆学问……”

    “……这学问,如果全部搜集积累起来,是否可以穷究天地之理?屈子《天问》,扬子《太玄》,皆有释答?”

    “……嫂子倒是希望有一天,小油你当得起天下人对你行此大礼……”

    这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具有华夏传统女性的一切美德,同时开明大度,学问精该,眼界心胸,不亚于世间任何一位男儿。

    苏油低着头,眼泪一滴滴落到地上:“你还没见到天下人对我行大礼,你怎么就去了?我已经很努力了,真的很努力了……你为什么不再等等?”

    程浚扶住他的胳膊:“明润,莫要哀戚过度,妹子嫁与苏家,就是苏家人,这举丧之主,尚需由你苏家人来充任才是,子瞻子由都不在,你看……”

    苏油摇头:“我心智已乱,做不得主,一切还劳烦表哥。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告诉我就行。”

    程浚也是刺史官身,料理丧事不在话下,说道:“那行,料朝廷放子瞻子由回来守孝,还有两月;妹子的祭山是你堂哥生前就选好的;就是修造墓室尚需五万块砖石,一时间怕筹措不及……”

    苏油说道:“这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

    程浚点头:“对了,还没给你介绍,这位你尚未见过,他是远从嘉州赶来给你嫂子画像的,说起来也是亲戚,如今正在嘉州任太守,文同文与可。”

    关于给死者画像这件事情,尤其是给女性死者画像的事情,司马光曾大力反对,认为请素不相识的画师来替深闺中的妇人画像,是于礼不合的事情。

    不过亲戚就不一样了,而且这位可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大画家,论起来苏油比他还高一辈儿。

    文同今年四十多岁,老成持重,持笔对苏油拱手:“幺表叔,我这里马上完工,便不与表叔虚礼了。”

    苏油点头:“辛苦你了。”

    转头再看着堂上的众人,苏油只得收拾起心中的哀痛,咬牙支撑,这里还有一大家子需要安抚慰藉呢。

    很快,文同将程夫人的画像完成,五尺细绢上,夫人端庄微笑,一如生前。

    看到画像,八娘撕心裂肺地哭喊了一声:“母亲——”紧跟着晕厥了过去。

    程正辅赶紧扶住:“娘子,娘子你怎么了……”

    石薇生前,从包裹中取出银针,给八娘施针:“哀戚过度,我给她施针安神,能睡几个时辰,先扶她下去休息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