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六章 欧阳修出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六十六章欧阳修出事

    第一次是在庆历五年,被人揭与外甥女阿张有奸情。

    说是亲外甥女,但其实阿张与欧阳修并无血缘。

    欧阳修有个妹子,嫁与襄城张龟正作续弦。张龟正与前妻生育有一女,即阿张。

    欧阳氏嫁入张家不久,张龟正便去世了,欧阳氏孤苦无依,只好带着时方七岁的小阿张回到娘家。

    阿张长大成人,欧阳修便给她张罗了一门亲事,嫁与族兄之子欧阳晟。

    欧阳晟是虔州司户,宋仁宗庆历五年,欧阳晟任满,带了妻子阿张、仆人陈谏回京述职。

    回京后,阿张与陈谏私通,被丈夫觉。

    欧阳晟将阿张与陈谏告到开封府右军巡院,审讯的时候,阿张突然供称,以前跟欧阳修也有过不正当关系,并说道“引公未嫁时事,词多丑鄙”。

    然后就有人联想到了欧阳修的那《望江南》。

    江南柳,叶小未成荫。人为丝轻那忍折,莺嫌枝嫩不胜吟。留着待春深。

    十四五,闲抱琵琶寻。阶上簸钱阶下走,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

    阿张为什么要攀扯叔叔,至今流传着两个说法,一说“张惧罪,且图自解免”。

    一说阿张受了权开封知府事杨日严的教唆。

    因为杨日严之前担任益州太守时,欧阳修曾经弹劾他“贪恣”,杨日严怀恨在心,抓住阿张被诉通奸的机会,指使狱吏教唆阿张,企图将欧阳修拖下水。

    谏官钱明逸闻讯,立即上书弹劾欧阳修。

    不过,案子到了法司那边,主审的军巡判官孙揆认为,阿张的供状过于骇人听闻,且缺乏证据,不足采信。

    但宰相贾昌朝认为,法司应该根究欧阳修到底有没有涉案,又命三司户部判官苏安世重组法庭,再审阿张案。

    苏安世则采信了阿张的供词,认定欧阳修与阿张有不正当关系。

    幸好此时,宋仁宗又派了宦官王昭明“监勘”,以防止出现冤错案。

    如今这个王昭明正和李若愚一起,在陕西调教厢军,一个负责秦渭,一个负责环庆。

    说起来这人与欧阳修可是有过节的——之前,欧阳修被任命为河北都转运,仁宗命王昭明随行,但欧阳修却上书说:“按惯例,并无内侍同行之理,臣实耻之。”

    这是摆明了歧视内官。

    然而,大宋的宦官们,人品似乎比士大夫还可靠。

    王昭明看了苏安世的结案报告,大惊失色:“今省判所勘,乃迎合宰相意,加以大恶,异日昭明吃剑不得。”

    话丑理端。现在你们仅凭阿张一面之词,并无确证,便判欧阳修犯下人伦大恶,分明是为迎合宰相之意。若是铸成错案,岂不是害我异日陪着吃剑?

    苏安世听了王昭明的话,也有些慌,不敢再枝蔓其狱,维持了孙揆的原判。

    这事情虽然逃脱,但欧阳修还是被查出有瑕疵的。

    他用阿张奁产买田、却立欧阳氏户口,涉嫌侵占孤儿财产。

    于是庆历五年八月,欧阳修“坐用张氏奁中物买田立欧氏券”,被贬至滁州,留下了那篇著名的《醉翁亭记》。

    ……

    而这次出事儿,却是因为他妻子的堂弟薛良孺。

    薛良孺因为举荐的人贪赃,受连坐问责。

    事情本来不大,加上赵顼继位,大赦天下,堂姐的丈夫又是参政,薛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