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一章 文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十一章文理

    程家就不是个读书的地方,麻将还在打得飞起,苏油便收拾书包到对面学习。

    院子里程夫人在做手工,苏轼和苏辙躺在凉椅上,互相考校汉书,偶尔程夫人也参与进去。

    这是苏家的家学,有点类似佛家的辨经,一人持正,一人持反,各自引经据典进行辩难。

    然后两人互换,把自己刚刚还努力支持的论点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批判。

    程夫人见苏油看得目瞪口呆,笑道:“他们这是在为科举做准备。考试的时候,策论有两种做法,一是切题,一是骂题,考官的出题方法正反皆有,全凭喜好,因此皆要习得。”

    苏油听了一阵,连《管子》《韩非子》《公孙龙子》的内容都在其中,他后世只是读过,这俩货愣是背得!

    不由得摇头道:“学得可真杂,好多不是四书五经的内容啊……”

    程夫人笑道:“解试是打门锤,属于地方性的考试,考官喜欢考的不是深度,而是广度。所以答题就需要广征博引,展示的是考子的满腹经纶学富五车。至于专引单经,那是过了这关之后的事情了。”

    苏油顿时感觉脑袋有些稍大。

    程夫人笑道:“你也不用觉得太难,现在便可以先读史记,作为闲书来看。”

    “《史记》的故事很精彩,容易吸引你读进去,不过你不能光被故事吸引,要注意体验其中的文韵运用之美,形成一种文感,到后期行文组句那是大有帮助的。”

    苏油拱手道:“谢谢嫂嫂指点。”

    程夫人说道:“至于西昆和太学,那是两个极端,君子秉中,但做游戏之举可也。”

    说完又叹息道:“徂徕先生力抵西昆淫巧侈丽,浮华纂组,倡导‘文恶辞之华于理,不恶理之华于辞。’这道理是没错的。未意后继沦于断散拙鄙,险怪奇涩,既无古文的平实质朴,又乏汉赋的典雅华丽,却又是矫枉过正了。”

    “他有一《访田公不遇》。‘主人何处去,门外草萋萋。独犬睡不吠,幽禽闲自啼。老猿偷果实,稚子弄锄犁。日暮园林悄,春风吹药畦。’”

    “这样的诗篇,自然平实,真趣盎然,才是你们值得效仿学习的。”

    苏辙躬身道:“母亲,小幺叔年纪尚幼,不当与他说及此公。”

    程夫人笑道:“小油比你们想得深,他跟我说过‘格物而致知,通情而达理’,此话虽出无心,但是值得深究。与徂徕先生‘明道致用’一说,堪作对比启。而且小油谨慎,比你们更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徂徕先生便是石介,宋初三先生之一,理学的先行者,在眉山做过一任军事判官,不过一个月便守母丧去了,但是便已经有他的传说。

    主要是他的死,事情闹得太大了,《庆历圣德颂》,歌颂庆历诸君,而斥权臣夏竦为“大奸”。因惧祸而求出,为濮州通判,未赴而去世。

    但夏竦仍借事诬石介诈死投辽,奏请棺验尸。其事虽因百人保奏而免,但累及妻子,要真正平反昭雪,还要等十年之后。

    其实苏油觉得夏竦的政治智慧实在堪忧,仅此一事,虽然快意一时,却注定蒙羞千古,而被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那才真的是祸延子孙!

    笑道:“为人还是宽厚一些的好,石公刚愎狷介,夏公睚眦必报,我都是不取的。”

    程夫人就笑道:“辙儿,听小油之论,你还担心他不懂吗?”

    苏辙笑这躬身行礼:“忘了小幺叔近妖之智了。”

    接下来的日子恢复了平淡,程浚和程正辅来了又去,带走了一大堆眉山最近的新产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