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章 观瓷(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八十章观瓷

    苏油一看日头:“哎哟!这也太晚了,都怪姐姐灌我的酒!”

    阿囤弥笑道:“反正难得清闲几日,多睡一会儿也没事。”

    苏油说道:“那不行,我每七日休息一日,其余日子这时候,必须开始学习了。”

    见到苏油匆匆钻出帐子打开书包,阿囤弥翻身趴到被子上,翘着两个脚丫一打一打,支着下巴取笑:“读书有什么好?范先生都没有你这么爱读书!”

    这时就听阿囤炽火在门外禀报:“主上,昨夜有人前来骚扰,已被末将尽数拿下,请主上落!”

    阿囤弥不由得微微惊讶:“眉山城外还有盗匪?”

    苏油“哎哟”一声:“糟了!”

    赶忙从庙里出来,一看没人,不由得急了:“炽火大哥,人呢?!”

    阿囤炽火在前头边笑边领路,来到树林后一个土坡底下,就见十几名村夫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史大也在其中。

    所有人嘴里都被塞了麻团,全都被捆得过年猪一般。

    史大见到苏油,一边挣扎一边“呜呜”叫唤,苏油赶紧上前,拔下史大嘴上的麻团。

    麻团一拔出来,史大就嚎啕起来:“小人……小人无能,未能救出小少爷,反而沦于盗贼之手……呜呜呜……小少爷福星高照,他日得脱大难,记得告诉主家,史大尽力了啊啊啊……还有小人家小,就托主家可怜照顾了……啊啊啊啊……”

    苏油恨不能重新给他把嘴堵上,拍着他的肩膀:“别闹!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起来!”

    史大如同一条鱼一般在地上蹦跶:“小人……小人起不来……”

    苏油这才现史大两手两脚被绑在一起,手脚之间还有一根细绳崩着,成反弯弓的姿势,赶紧摸出折刀来割断绳索:“哎哟,这一晚上可遭罪了……”

    史大恨恨地看着那群土兵:“都不是人!将我们丢在这里喂了一夜的蚊子!”

    土兵们都笑嘻嘻地看着这群农夫,叽叽咕咕说着史大他们听不懂的土话,估计不是讥讽就是嘲笑。

    苏油翻着白眼:“史大你没搞清楚情况就别瞎说!冲撞在藜将军行营,夜间紧急,土兵大哥们已经留情了,不然斩了也就斩了!”

    史大舌头都大了:“大……大官?”

    这事情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就算不是大官,那也是大豪商,史家的玉瓷要开个好张,还得指望他们,人家是来眉山采买货物的。”

    史大又嚎啕起来:“小少爷你要给我做主啊……史大一片赤胆忠心,都是为了营救小少爷啊……要是得罪了大官耽误了生意,老爷怪罪下来,小少爷可得帮我说好话啊……”

    苏油拍着史大的肩膀:“得了得了,不打不相识,一会带他们去看看玉瓷,生意要紧。”

    这时候阿囤弥也过来了:“哎哟,这是唱的哪一出呢?”

    苏油拱手道:“姐姐,都是周围乡亲,以为你们是歹人,特意前来营救我的。冒犯了姐姐虎威,给捆在这里了。麻烦姐姐快叫人将他们放了吧。”

    阿囤弥横着眼睛看他,笑道:“你人缘儿倒是挺好。”

    又心满意足地听苏油叫了几声姐姐,这才笑着对众人咕哝了几句,土兵们方将捆着众人的绳子割断。

    苏油又去给庄户们作揖赔罪,反过来把庄户们搞得手忙脚乱。

    苏油看了看日头:“开饭吧,姐姐正好了,这个庄子就是出玉瓷的庄子,吃过饭我们一起去看看。”

    阿囤弥看了一眼树林里乱七八糟的地面,看着史大捂着嘴笑道:“你们这还是从树林里摸过来的?那不是先自废了一半的武功吗……”

    苏油一看二林部的武士,全部头部紧裹黑巾,领口完全贴着脖子,浑身上下油绸包裹,袖口,裤腿都扎得紧实,衣服贴身不说,腰上还有宽宽的腰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