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埋祟(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去看看?”

    苏油对这些非遗文化是最感兴趣的,闻言起身:“往年好像没有啊?”

    八公笑道:“往年给娃子煮个鸡子就算过年了,今年能一样?走吧,热闹着呢!”

    这是门外已经隐隐传来了锣鼓之声,大家都涌出大门看热闹去。

    不光民间,皇宫里除夕这天,一样要进行傩戏,称为“傩仪”。

    一般是用皇城亲事官。诸班直人选,戴假面,绣画色衣,执金枪龙旗,装扮成门神,将军,教坊丑角装扮成判官,其余人等装扮成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在宫中游行。

    乡里就没这么多说道了,不过戴假面穿花衣的习俗是一样的,还有用金彩诸色纸张弄出的旗仗,纸糊的官帽冠衣装扮出诸路神仙,敲锣打鼓地过来,倒是喜庆非凡。

    队伍一步三摇地过来,三哥扮演的城隍,拍着个白鼻头,伸手便将苏油一把拉入队伍里。

    “诶诶——我是看热闹的……”

    除了苏油,李拴住和刘嗣也被抓了包,三哥笑道:“今年的三姓人都不用找了,一会有个仪式,正好你们来。”

    于是苏油也只好跟着队伍游行,去后山沼泽转了一圈,又去玻璃江边走了一圈。

    在江边找了个地方停下,五哥让三人挖了三个坑,一个里边放了一条面做的蛇,一个里边放了炒熟的黑土豆子,还有一个里边放了一个熟鸡蛋。

    然后给了他们一人一把锤子一个钉子:“来,三姓人各钉三下。”

    苏油笑嘻嘻地照做了,问道:“三哥,这是什么讲究?”

    三哥正色道:“不准嬉皮笑脸,这叫埋祟!怯病消灾,来年风调雨顺喽——”

    一个长音拖起,锣鼓有咣咣当当响了起来。

    将“祟”拿泥土埋了,大家朝祠堂走去。

    除夕,逐尽阴气为阳导也,今人腊岁前一日击鼓驱疫,谓之逐除是也。

    祠堂安排起来了,打扫得干净,今年的香案上,正中摆着武则天赏赐味道公那个香炉。

    各家开始献上祭品,多是整只的熟鸡鸭,染红的蛋,也有蒸一甑枣饭,炸一道酥鱼的。

    苏油准备的是四四方方一大块祭肉。

    接下来是各家按村里排行,由长辈带着上香烛,行磕拜。

    宋人跪礼不多,这是其中之一。

    一通礼节行完,接下来就该分祭享,合族长幼共饭了。

    这就轮到土地庙娃子们上场了,各家的祭品拿来二次加工,酥鱼淋油加热,浇上酱汁;枣饭拌红糖再蒸一次,祭肉炒回锅,鸡鸭凉拌,爆炒鸡杂……

    剩下的苏油这边补上,杀完猪后,熬骨头的大缸一直就没熄过火,肉吃完了加肉,萝卜吃完了加萝卜,汤少了加水,现在加了炸丸子和酥肉,每桌一大盆。

    还有应景的汤饼也得有,每桌还有一大盆韭黄饺子。

    当然,酒是少不了的,各家带来的蜜酒倒到一处,八公又往里边加了两瓶永春露,大家闻着都说酒味浓了很多。

    不过这酒慢喝,先喝的是另一种,岁酒。

    岁酒便是屠苏酒,是用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

    每人都要喝点,而且要从最小的孩子喝起,那就是苏小妹打头了。

    然后是苏油,小鼠,直到最后是八公,八公哈哈大笑喝完一杯,将杯子一顿:“开席!”

    接下来就热闹了,乡间酒席也有酒令耍法,大家筷子翻飞吃得开怀。

    好多人已经想好去外边怎么显摆了:“你们年饭吃的啥?我们可龙里吃的酥肉丸子炖萝卜,回锅肉,豆瓣鱼,韭黄饺子!啥?你都没听说过?!啧啧啧啧那味道……”

    吃过年夜饭,大家散去,各自回家守岁。

    苏油将大家集合到教室里,那里有地暖,各种东西拿出来,开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