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告祖文(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告祖文

    等到两人尽兴后,这才从后山上下来。

    下山就更快了,黄雏拐了几个之字,转眼就冲到了坞堡门口。

    石宽见到苏油,赞道:“还不错!明润还是第一次骑马吧,薇儿这么快也能适应。”

    哼!我长期高公路上开六十公里我说了吗?!

    吃过晚饭,准新姑爷就要回去了,石薇背了个小包裹,牵了黄雏:“我去教小油哥哥骑马!”

    苏油便向石宽求情:“老哥你看,可龙里很多小孩,薇儿在那边肯定玩得开心,要不就让她……”

    石宽手扶额头,挥手道:“去吧去吧,不去庄子里可就不得安宁了,到了江边坐渡船,黄雏很名贵,不能去跳蹬桥冒险!”

    石薇跳起来,搂着石宽的脖子:“大哥最好了!”

    石宽躲不过,只好任由石薇搂着脖子,嘴里不忘吐槽:“顺了你的意大哥就好了,不然就是臭老头!记得到了那边每日里功夫不能拉下。还有明润是要做大事的,别只顾缠着他玩!”

    石薇拿额头抵着石宽胳膊吃吃笑:“薇儿明白,八公都夸薇儿很乖的。”

    石宽翻着白眼:“可不是!在我们面前有在那边一半乖,那大哥都心满意足了!”

    和石富约好初七日到可龙里商量掘盐井的事宜,苏油带着石薇回到了可龙里。

    初三按风俗不串门,早上石薇和苏油出来,便见到五十四人整齐地站在内院之中,从苏小妹到李拴住,一个个神态端肃。

    苏油讶异道:“哎呀这是什么阵仗?”

    李拴住带头,众人躬身施礼:“恭贺少爷辉星宝婺,秀竹风和。”

    苏油完全没有想到大家如此有心,不免心神激荡:“这……这是给我过生日啊……实在是感谢,对了,大家请随我来。”

    打开祠堂中门,苏油领着孩子们鱼贯而入,在铜炉里恭恭敬敬点燃三支香,退回蒲团上跪下。

    孩子们也跟着跪下,苏油看着味道公的画像,收摄了心神,待心情平静,这才禀告起来。

    “岁开癸巳,时尾履端。敢以鄙陋,竭告宗堂:

    今油所学,智实未足为人师,行亦不堪成世范。

    今油所为,意非沽名以钓誉,事非矫直以求闻。

    人或目之以异行,然自有解者。

    油早捐慈懋,幼立孤茕。幸受圣人之教,愧承亲族其藩。志砺诗书千卷,期窥大道一端。

    乃知君子之所守,而未敢片刻以孤贫自弃也。

    龀髫而六龄,日精日进,今堪自立矣。

    然天下同油者,他郡不知,眉州土地庙所聚,凡五十又四人。

    孟子曰:‘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

    油毋敢慕圣人所言而罔步,其实乃为己私。故必申达祖神之前,以免欺世邀名之声。

    人孰无父母,人孰无弟兄。寒鸦孵哺,奴狸衔藏。雁鹜呟呟,呼雏拥趄以试新水。油观之春秋天地间,其心得无感乎?

    故遇之于江滨,非诸人之幸,油之幸也。

    父母纵各有别,然凡人子者,独无此孝悌之心哉?

    是故油与之交,乃得兄长,得幼弟,得姊,得妹,得人世所重之天伦;

    而非敢以得良从,得巧誉,得名,得利,得士绅所许之推望矣!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

    《说字》解‘仁’,从二从人。

    妄揣圣人之意,盖将他心比己心。

    今诸人但知年岁,泯记生时,四柱俱全者,唯油一身。

    故忝愚昧,以油之时,记为诸君诞辰。

    殊年而同日,异姓而一帷。奋相鼓励,手自衣食。期以羸弱之躯,矫然自立于人间者,吾辈所志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