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别人的奇遇(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别人的奇遇

    薛忠脸上不由得连番变色,接着一咬牙一跺脚:“少爷待我恩重如山,薛忠无以为报,今日便担了这天大的干系,少爷有多少曲母?薛忠安排眉州到益州的官船运送,保少爷断无一失!”

    苏油莫名其妙:“什么意思?叫你带点东西,怎地跟做贼一样?”

    薛忠“啊”了一声:“少爷,曲母过境,这本身就是走私做贼啊!”

    苏油这才反应过来,一脑门子黑线:“走什么私!我这曲母,是让你带去益州,给那边的曲房看看,如果他们满意,便叫那边来与眉州曲房联系。”

    “我们能够给他们提供上等曲母,他们拿去可以制作成曲饼卖给酒坊。这是榷务对榷务,跟走私一文钱关系都没有!”

    说完琢磨道:“不过你说得有道理,到时候我找姻伯去州府讨要一封行文给你带上,别真给沿途税监当贼给拿了!”

    薛忠放松下来,笑道:“沿途税监都是兄弟,主要地方官三年一换,怕他们迂腐不晓事。”

    苏油从酒坊那边取过两瓶酒:“这个算是路费。你拿着路上喝。”

    薛忠不觉讶异:“少爷,这就是八贯钱啊,您和这里坊东相熟?”

    苏油笑道:“坊东是我姻伯,就是拿彩墨彩笺当彩头的那位。”

    薛忠赶紧拱手:“少爷,有这层关系,程老这永春露我也能进一些啊……”

    苏油挥手:“得了吧,刚刚不还说是没钱?虽然贩酒贩盐在四路是半公开,但咱们还是等张公真正恢复旧制再说吧。不差这点时间,最紧要别给人抓了把柄。”

    说完停下脚步转身:“不过你要是能把曲母的生意给我推广出去,此中利润,分你一成!”

    “啊?诶诶!”薛忠没想到此行还有这般好处,这可是制作永春露的曲种啊,拿去益州,邛崃,还不跟捡钱一样?!

    收拾了两箩曲母,令人挑去薛忠的船上,两人这又返回曙远楼。

    楼上宴会已近尾声,苏洵早不见了,程文应见苏油回来便招手:“贤侄过来,与你介绍几位名流。”

    这几位聚在一起,周围客商都躲得远远的,看来是自知身份不匹。

    程文应先便介绍刚刚得到折刀的那个老头:“这位是益州来的赵制置赵世伯。”

    说完对老头拱手:“这是苏家的后学小子,苏油苏明润,有机会世兄可得提点一二啊。”

    那老头挥挥手:“告老闲游到此,眉州文事大兴,程兄功不可没啊。”

    苏油老老实实以后辈见礼。

    倒是身后跟着的薛忠一脸的仰慕:“赵……赵老……”

    那赵老看了薛忠一眼:“你认识我?”

    薛忠兴奋地道:“我是赵老同乡啊,赵老的神奇经历,岂有不知之理。”

    那赵老再次挥挥手:“总是年青时学问不精,辜负了圣明期许。”

    另一位老者笑道:“世兄,这可是罕见的机缘,我辈求还求不得啊,总是世兄人品高洁,终得今上赏识。对了看这位小世侄的神情,还可能不知您的事迹,要不就让程兄给他讲讲?”

    赵老叹息道:“经年旧事了,还提它……哦不对,是得讲讲,年轻人日后进考,可别犯我犯过的错误才成。”

    程文应这才转头对苏油说道:“你赵世伯啊,年轻的时候参加科举,文章做得好,入了三人榜,供官家点定。”

    “官家打开卷,阅罢大喜,可接着又一声叹息,说此卷做得虽是极好,但是可惜错了一个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