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五章 被打脸(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被打脸

    这也是皇帝变相地为自己的任性向士大夫认错,因此才得到一路绿灯批准,否则的话,想都别想。

    苏油一下子觉得这老头好高大上,赶紧再次施礼:“世伯此番经历,堪称殊遇了。”

    老头再次叹息:“相比此般殊遇,以我本心,其实更愿再战科场。只是圣主隆恩,无法辜负罢了。”

    说完拍了拍苏油的肩膀:“教训啊,后生小子,牢记吧……”

    苏油目瞪口呆,我这里羡慕得口水都下来了,你的意思是还不满意?士大夫要不要这么矫情?!

    却见几个老头也跟着点头叹气,深以为然,可见如今的世人对正牌进士出身是多么推重。

    接着程文应给苏油介绍另一位,青神县过来的,姓杜。

    这个苏油总算不是睁眼瞎了,青神江卿,陈、杜、杨、程,难怪程文应熟悉,躬身作揖:“晚生末学,见过诗圣后人。”

    唐代大诗人杜甫因避战乱流落剑南,居成都西邻;下江陵时留二子守成都籍,杨子琳之乱时,后人又避患奔眉,去世后埋葬在青神,这一支子孙遂为青神人。

    杜家后来出了杜敏求,杜莘老;陈家后来出了陈希亮,陈慥;杨家出了杨泰之,杨栋,杨汝明,杨大全。都是青神江卿中了不起一时的人物。

    这位就是杜敏求的父亲,乃隐士高人,历史上并不见名姓,这时候呵呵笑道:“大小苏如今就学青神,时常来拜会老夫,文采那是没得说的。明润诗文也不错,真是家学渊源。”

    说罢摇头:“我家那小子七岁能诗,老夫已经慰藉得不行,结果你比他还小一岁,难得,当真难得。”

    赵旭说道:“相比自述之诗,其实告祖之文更是值得称道。没有成年人矫直枉饰那一套,反而让人眼前一亮。明润你须记住,文以载道言为心声,可不要随年纪增长而流于陈俗。”

    苏油赶紧躬身:“小子一定牢记前辈教诲。”

    又被好好教育了一番,苏油才得空抽身。

    县令和税丞在一边小桌上,身前是一大摞文书,两人的喜色怎么都掩饰不住。

    不过苏油现在没时间去了解具体数字,另一边窗口那里一大一小俩女生嘴上都快可以挂油瓶了。

    石薇见到苏油过来:“小油哥哥,这里好无聊啊。”

    苏油赶紧点头:“是是是,现在事情差不多了,我们去逛蚕市吧!”

    三人从曙远楼出来,薛忠也赶紧跟了上来。

    苏油讶异道:“薛大哥,你还有事?”

    薛忠说道:“蚕市拥挤,我跟着少爷和小娘子们吧。”

    苏油看了看身周不远处几个穿着汉服的黑小厮,这是他的恶趣味,将便衣保镖的概念告诉了阿囤弥,阿囤弥还当真了。

    但是薛忠也是一番盛情,于是笑道:“说得也是,那就麻烦薛大哥了。”

    码头现在成了一个大集市,摊位和摊位之间挨得很密,商品非常多。

    城门处是卖鲜花的人家,周围农户将自家的红梅,腊梅花枝剪下来,扎成小捆卖,生意极好。

    还有水仙,也非常受欢迎。

    看到水仙苏油想吟诗,想想大多都是宋人作品,还没问世,只好忍了。

    抄袭别人的诗词当做自己的作品,这样的事情他是不干的。

    蚕市外围主要是农具,种子,蚕种,越往里走,商品越贵。

    苏油买了一篮杂果,有甜橘,去皮甘蔗,削好的荸荠,先把女生的嘴哄了,然后一路边吃边看。

    没走多远,薛忠两手就已经堆满了东西,农家妇人织绣的女红小件阿囤弥非常喜欢,裙帕,香囊,袖领装饰之类,看着就想买。

    还有就是一些欺哄小孩子的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