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五章 被打脸(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意儿,泥老虎,彩纸风车,纸灯笼,竹节小蛇。

    给二女买了两支绒花戴上,苏油又买了几块糯米糕,说道:“姐姐我们逛逛就挺好,买太多了薛忠没法拿……”

    阿囤弥对竹器摊子上一个竹编背篓很满意:“看看这竹丝多细!买个背篓给这大哥背上,就解决问题了!”

    薛忠:“……”

    苏油将薛忠拉过来,低声说道:“这是二林部的在藜将军,她们那里盛产铜器……”

    薛忠抛下苏油两步赶到阿囤弥身边对竹器老板说道:“再给我来一副挑子!”

    药市的稀奇很多,不少中药材苏油不认识,倒是石薇能如数家珍。

    待得问明一个药叫附子后,苏油觉得自己又可以显摆了:“这东西需要去除毒性之后才能使用,你们知道吗?”

    那药商反手就打脸:“这位小爷说得极是,晋代《肘后》,祖宗便留有炒碳法。刘宋之时,《雷公》则用东流水并黑豆浸泡。至唐,《千金》有蜜涂炙法、《理伤》则是纸裹煨法。传至今日,还有水浸、姜煮、姜汁淬、醋浸、烧灰存性、黄连炒。”

    石薇接口道:“还有赤小豆煮、盐水浸后炮、童便浸后煨……”

    药商拱手喜道:“此三法还未得闻,小娘子多闻,真是厉害了!”

    好吧就自己那点村里草药医生那里得来的知识,和现在的人说中医,简直是自寻打脸。

    不过石薇的中医知识挺丰富,这段时间里苏油倒是越来越明确,离开药商便问道:“薇儿你学过医?”

    石薇说道:“大哥说老祖当年先是带兵,带兵的时候军医很重要,时疫,瘴气,都要防着,还有跌打金创,那更是常事。”

    “后来老祖又要享福,日常药膳保养,导引调理,都非常注重,因此我们石家一直以来就很重视医术。”

    苏油点头:“倒是有道理,对了说起治伤,阿囤姐姐你们部落中是如何治疗金创的?”

    阿囤说道:“嗯……这个怕是范先生更清楚,我知道的就是血竭,朱砂,铜粉,红花,当归是常用。哦,还有乳香,冰片。”

    哇塞连你都这么厉害,不过该显摆还是得显摆:“你们那边,或者有没有见到大理那边,流传一种药材,叶子如同巴掌,八月在草柄上结出一团朱红色的小果子,根部是块状,可能叫三七的?”

    阿囤弥摇头:“没听说,不过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听一下。”

    苏油赶紧说道:“一定打听一下,这是一味极好的金创药。”

    这时石薇又停下了:“小油哥哥,这里有虎骨,还有犀角!”

    苏油看着摊子上两根骨头,一段角:“你怎么知道?”

    后世藏药摊子他见得多了,虎骨多的是,百分之百的假货。

    石薇将大骨头用双手举起来:“你闻!”

    我闻得出来才见鬼了!苏油赶紧摆手:“品质怎样?薇儿你要不要?要我们就买下?”

    药摊老板只以为是俩看稀奇的小孩子,没想到竟然是大主顾上门,赶紧说道:“哎哟,两位定是家学渊源,名医之后。”

    阿囤弥在一边说道:“干嘛要买?薇儿你想要姐姐给你送你几副,大理那边多的是。”

    苏油看药摊老板转眼脸都青了,赶紧打岔:“客人远路来眉州也挺不容易的,我们买了,多少钱?”

    双方商定,五贯交钞成交。

    继续闲逛,薛忠挑着担子:“这就是蚕市的好处了。”

    苏油没有明白:“怎么说?”

    薛忠笑道:“衙门鼓励行市,今日只需要交点摊位费,其余不管不问。虎骨不去说它,犀角这东西,平日里要买,价钱可得翻个倍。”

    苏油恍然:“对哟,香犀也是专榷范畴,这里边价差大了去了!走走走,那去香药摊子那边捡漏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