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九章 展布(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展布

    今晚是回不去了,李拴住便在火塘边烧起薯蓣,苏油调了些辣米油,花椒,盐粉,蘸着薯蓣,一边吃一边和李老汉李大栓聊井务。

    卓筒井是大眼在上,大眼中下套管隔绝淡水,然后小眼在下产卤。

    产卤的小眼经过岁月的流逝被卤水腐蚀,或者地层变迁,有时洞壁会垮塌,这叫“垮匡”。

    垮匡将导致岩石填塞卤眼,无法汲卤。

    有时一些工具掉在井里,或其它人为造成的堵塞,这叫“屙堆”,也会导致无法汲卤。

    现在几人讨论的,就是如何排除这些故障,以及修治深井,需要什么工艺和工具。

    李老汉越相信苏油得到过盐官世家的传授,种种巧思令他每日思索的那些问题一一得到解答,逐渐连李大栓都已经说不上话,变成了李老汉提问,苏油解答。

    除了这个,还有很多的工艺。

    李老汉也将家传工艺列举出来,和苏油相互启,参考。

    汲卤用的是单角车或者花车、连接卓筒,将卤水从井里汲出。

    苏东坡后来有记载:“以竹之差小者出入井中为桶,无底而窍其上,悬熟皮数寸,出入水中,气自呼吸而启闭之,一筒致水数斗。”

    熟皮是竹筒底部一个单向阀门,置于筒中。入井时被井水冲开,卤水注入,提起时被筒内卤水压住,密封筒底,可以将卤水从地下几百米提取上来。

    不过大洪井和五龙井,都是自喷井,要用到这设备,需等到几百年后。现在只能作为技术储备,给今后开出的其它井用。

    井卤浑浊,一般浓度在七度到十度,这样的卤水咸度低,会导致燃料成本很高。

    为了把卤水浓度提高,就需要晒卤,设备包括支条架、晒坝等设施。

    晒坝一般长六十米,宽二十米。支条架一般长约三十米,高五米。结构如八字型,木质穿斗,支条架上铺满竹桠,顶端做有“天船”。

    天船长十米,高一米,宽十五米,天船安放在支条架顶端的中部,天船底部有伸向支条架两端的与支条架一样长的空竹筒,竹筒上钻有不规则的小眼。

    在支架的一侧做有筒车,筒车像一个等腰三角形的圆罩,高六米,直径五米,被一根横轴穿着。在腰底的外圈上依次安上竹筒,每个长约三十到五十厘米。并在腰底内圈安上木板,人在板上走动,促使园罩旋转,将晒坝船形坑中的第一次晒浓后的卤水通过罩上的小竹筒输送到天船里,再通过天船底部接出的长竹筒的小眼散流后,输入到滤缸过滤。

    不过筒车这个设备,被苏油抛弃了,改用提水筒。

    提水筒就是利用等距螺旋线设计出的车水装置,用皮革和竹筒做成,可以利用风力驱动,类似后世小水利工程常用的阿基米德筒,比筒车省力高效。

    滤缸将第一次提高浓度的卤水中所含泥砂、杂质滤掉澄清后,川中川西一带,就可以用这卤水煎盐了。

    不过为了进一步提升浓度,节约火力,苏油又创造性地引入了二次提浓工艺。

    “泼炉印灶”,流行于后世川东,就是通过泼印使卤水浸入盐灶的灶泥球内,通过蒸提高浓度。

    “印”为四川方语,有浇灌和下渗的意思。

    这也是对热交换逃逸能量的科学应用,用灶为龙灶,有一个长长的灶膛,上边放五口盐锅,中间和两侧,还设置有装着土球的火膛和火道。

    当炉温升高到一定程度后,两边土球被烧得滚烫,盐工便一边熬盐,一边用卤水浇泼它们。

    土球中酥松的空隙,极大地增加了蒸面积,炉内高温会使水分迅蒸,而盐分就留在土球内外。

    土球被堆成前高后矮状,以方便盐工提桶泼淋。

    经过一段时间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