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共读(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共读

    老头笑眯眯地将竹尺接过:“嗯,做得真漂亮,那就写几个字吧,‘宠之为下,得之若惊。’来,把手掌伸出来试试。”

    苏油将小手伸出,老头拿尺子在苏油掌心比了一下,满意地点头:“大小刚刚好,不错不错。”

    苏油闪电般收回手掌背在身后:“老头你想干啥?!”

    老头晃着手中的竹片:“看不懂那八个字的意思?那是化用的《道德经》原句,写在戒尺上可不正好?”

    老头你太坏了!你怎么能这样欺负老实人!

    腹诽归腹诽,可自己还有非遗强迫症,尽管知道这东西是老头准备用来揍自己的,可还是忍不住拿酸写了字,用酒精喷灯喷黑字样,还拿细棉布沾了桐油,将竹尺打磨得透亮,最后在手柄处拿白藤缠裹了,生怕老头用得不顺手似的。

    天渐渐黑了,做好了戒尺,苏油从自己的行李箱里边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灯具来。

    这是一盏汽灯。

    后世汽灯所用的“汽”,是指煤油的蒸汽;汽灯就是通过充分燃烧煤油蒸汽,加热石棉网,进而出强烈白光的。

    眉州没有石油资源,苏油还是用的酒精喷灯改造成汽灯,比煤油汽灯还多了一个好处——没有不良气体和烟尘。

    在电气照明时代,汽灯繁复的操作手法,引火灾的危险程度,和电灯相比,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然而在一段漫长的历史时期内,甚至就在解放初期直到新中国八十年代,汽灯都是不少乡村里边的照明神器,庙会社戏才能使用的金贵玩意儿。

    苏油后世所在的村子,村公所老仓库里,就曾经被他翻出来过这个东西。

    不过当时鼓捣了半天,好不容易点着了,却完全没有照明效果,反倒把老支书笑了个倒仰。

    用老支书的话说,这玩意儿就是个老古董,好比八十岁的太婆,没了好奶,屁用不管。

    所谓的奶,就是石棉纱编织的钟乳状的灯纱网罩,没有这玩意儿,灯是亮不起来的。

    苏油先将酒精注入灯壶,在灯盘里也倒了一些点燃,在灯头上套上了一个经过精心编织,然后酸洗过的石棉灯罩。

    灯罩成钟乳形,点火后虽然被加热了,但是火焰还是飘逸的红火。

    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加大气门,酒精蒸汽被压入石棉灯纱网罩,从而得到更充分地燃烧。

    蒸汽流越来越大,最后嘭然一声,炽热的石棉灯纱网罩,被蒸汽鼓成了白炽灯泡形状,同时出强烈耀眼的白光。

    汽灯出丝丝的喷射声响,表明它终于进入了最佳运行状态。

    苏油取来保护灯头的细金属网罩,罩在纱网罩外,点灯工作总算是最后完成了。

    抬起头来,整个屋子已经明如白昼,连老头脸上的皱纹都看得清清楚楚。

    同样清清楚楚的,还有老头一脸撞鬼的表情,和抖得跟活过来一样的白胡子:“这……明润你这是什么东西?怎地如此亮堂?”

    苏油对照明效果非常满意:“这叫酒精汽灯,这个只是小型的,如果有大型的,两盏灯就能照亮一座大戏台。”

    说完对这灯还有些不满意:“要是外边再有个琉璃灯罩,那就完美了。好了,灯点上了,今天一天都没看书,赶紧补上。”

    老头也乐呵呵地从架子上取下一本书来:“拼个桌拼个桌……我说明润呐,这东西搞两个大的,挂学宫明堂里,是不是士子们晚上也可以继续学习了?”

    苏油点头:“理论上是如此,不过这灯所用的酒精,一瓶相当于两瓶永春露。我们这小灯,一晚上能耗去半瓶,也就是,唔,三四贯吧。”

    “如果要照亮学宫大堂,两盏大灯,一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