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踪迹(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踪迹

    范先生笑道:“此乃汉代铜器!你不是会画图纸吗?走走走,跟我进去画成图形!这可真是太难得了!”

    进入屋内,范先生将炉子放在桌上,苏油取来写生架子和圆规矩尺,一边画图一边问道:“范先生,事情成了?”

    范先生脸上带着微笑,那是给院子里边的人看的,语气却非常沉重:“跟上他们的巢穴了,郊区西寺外头,有个可容百人的大农庄,侬贼定然藏身在其中。”

    “可有证据?”

    范先生苦笑道:“明润,你这话与宋使如出一辙啊。”

    苏油问道:“你见过大宋使臣了?”

    范先生说道:“萧注萧岩夫,明润听闻过此人?”

    苏油便摇头。

    范先生说道:“侬智高围广州时,此人是广州番禺县令。侬智高当时率舟数百攻城南,此人自围中突出,募海滨壮士得二千人,乘大舶集上流,因飓风纵火焚贼舟,破其众。”

    “广州解围,他其实是功,如今已经是礼宾副使、广南驻泊都监了。”

    苏油便道:“此人有胆啊,他来了?”

    范先生摇头:“杨文广追击侬智高,进入了大理境内,大理陈兵列阵为防范,狄汉臣怕再生边事,命文广撤兵。萧注也没来,派的一个手下人,特为解释这件事。”

    苏油手扶脑门苦笑不迭:“县令转职的礼宾副使派过来的手下人?这是有多看不起大理?人家好歹八府四郡呢。”

    范先生“哈”了一声:“你不知道吗?李顺当年下落不明,朝廷恐其奔大理,乃募使者,结果无人敢应,最后只有一个叫辛怡显的嘉州商人应命,当时号为死士。”

    苏油摇头:“纸上得来终觉浅啊,我们是暑热之日过来的,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嘛?”

    范先生说道:“我们是走的水道,加上有二林部的防瘴药物,因此还好。要是就这样穿越丛林过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当年我入二林部,可是差点去掉一条老命的!”

    “总之如今边境局面微妙。那使节,嗨姑且算使节吧,有些投鼠忌器。要是没有十足十的证据,不敢生事。还是官职太小,害怕回去被追究。”

    苏油量完香炉尺寸,开始画图:“那银铤还不算证据?”

    范先生说道:“广南经年战乱,银铤之事,大理这边可以找到诸多说法来推搪,敲不实啊……”

    苏油想了想:“先生,你如何断定侬贼就在那庄院当中?”

    范先生说道:“那庄院我找人打听过,说是以前一直没有见到过东家,只有两个管事料理着。数月前新来了一群人,其中有个大豪,衣着古怪,不是宋人装束,也不是大理人常见的部落服装。”

    “我的人回报说,那院子里出入的马匹,高度都在四尺五寸以上!”

    苏油一脸懵逼:“马?什么意思?”

    范先生说道:“你不知道吗?眉州采购的马匹,四尺二寸以上为合格,一匹价值三贯,然后每高一寸,增价一贯!”

    苏油吃惊道:“也就是说,那庄院的马,每一匹都价值六贯以上?!这与今天我弄到的一块银铤等价了!”

    范先生说道:“正是,二林部收购的马匹,也没有这么整齐的,这只能说明那帮人乃是……”

    苏油铅笔一顿:“军队!”

    范先生点头:“还是非常精良的军队!而且马匹上还有印记,虽然经过重烫,但是大体还是能辨认出来,二林部招购马匹的时候我见过,那是广源洲勿恶峒的印记!”

    苏油说道:“这难道不能作为证据报与宋使和官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