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踪迹(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60;范先生苦笑道:“作为什么证据?二林部在刺探大理国内情的证据?宋使在搜集大理国情报的证据?还是我在二林部为间的证据?”

    靠!

    苏油明白了,如今两国局势微妙,相互忌惮,还真有些不好弄。

    范先生咬牙:“明润,看来你说的上策是没法施行了,要不然,就按我的来吧。”

    苏油连连摇头:“别别,那人要是不出来,你即使有心,那也无力。而且相比你二十年苦心孤诣,我们宁愿放弃这头!”

    范先生顾不上掩饰了,怒喝道:“胡闹!须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之时,唯舍生取义耳!”

    苏油摇头:“先生,我不认同这说法。侬贼巢穴已经尽毁,早就是冢中枯骨,没必要与他一起陪葬。”

    范先生呵呵冷笑:“明润怕是忘了西夏李继迁故事?”

    靠!这下苏油当真被堵得无话可说了。

    当年李继迁一族逃亡地斤泽,被大宋军队侦查到宿营之地,暗夜偷袭。李继迁与其弟只身走脱,宋军那一仗大获全胜,连李继迁的母亲与妻子都被俘虏了。

    情形和今天的侬智高几乎如出一辙,然而数十年后,西夏成为大宋噬骨之患!

    苏油抹了一把脸:“别急,先生容我再想想,容我再想想……或许还有办法,应该还有办法……”

    范先生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条斯理地品了起来。

    苏油知道他心意已经定了,这是不惜放弃二十年多年的志向和努力,决意与那帮人同归于尽。

    范先生的信条和所受的教育,那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不以政治得失为考量。

    手上无比精确地画着图纸,苏油脑海里狂转着念头。

    要破此局的方法,关键在于让大家都知道侬智高来到了鄯阐府,宋使自会找大理君臣交涉,要他们将人交出来。

    问题是,这事情不能宋使去说是他调查现的,更不能和二林部扯上关系,必须让大理人自己“现”,而且无法找出任何借口推脱才行。

    怎么办才做得到呢?怎么办才做得到呢……

    突然灵光一闪,将笔一丢:“范先生,我有办法了,找一辆带棚的骡车,准备一套鲜艳的女孩服饰,我们出去一趟!”

    说完朗声说话,让外间能够听到:“哈哈哈,范先生,我终于想起来了,你这根本就不是铜豆!你这个乃是汉代博山炉,不过少了顶盖,只有个豆座,可惜啊可惜……”

    说完便对范先生使了个眼色。

    范先生心领神会,大声道:“是吗?定是那商贩藏了起来,准备一个炉当两个卖!岂有此理,明润我们这就去找他!”

    两人匆匆出来,苏油到自己房间,往书包里装了包零食,出来对李拴住喊道:“拴住过来驾车,我们找那无良奸商去!”

    老少三人怒气冲冲地扬长而去,阿囤弥拿着一片雪梨都傻了:“一个小铜炉,至于吗?”

    石通在边上啃着梨子:“他们读书人都有这病!师父的老堂哥,曾经在大雪天里用貂裘换得一幅画作,然后捧着画一路飞跑回家。到家就大病一场,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我那画呢?’”

    阿囤弥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石通翻着白眼继续说道:“我送过师父那么多东西,什么时候落过一句好了?后来我们家大爷送了他一个唐朝的铜炉,立马就成了苏家的大恩人,说是他们祖上用过的!这事儿上哪里讲理去?!”

    阿囤弥笑得两脚在地上直跺:“对哟,好像他们都喜欢上了年头的东西!我们做出来的铜器多精美啊,小油见到第一句就是:‘铜器不上一甲子,休得进我书房!’现在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铜炉少了个盖子,他们就好像要去找人拼命一般,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