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六章 酥油(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苏油轻轻说道:“都结束了,姐姐,带我回城堡吧,我要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睡上一觉。”

    阿囤弥脸上一边流淌着泪水一边带着笑意:“嗯,姐姐这就带你回去!”

    ……

    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

    二林部的风磨,一个接一个的建立了起来,知道以前二十年积累的炉渣全是宝贝,阿囤赤尊乐得都快要疯魔了。

    风磨带动着各种机械,在石家铁坊团队的指导下,一炉炉钢水熔炼了出来,化为兵器,农具,工具……

    各种谷物被送入磨坊,变成白面,尤其是一种叫胡麻子的东西,炒熟后磨成粉,贼香。

    在苏油的指点下,将一个风磨机械改造成了捣桶,牛奶经过轻微酵,在捣桶中倒炼近千次,从奶中分离出油脂,让它浮于表层。

    将得到的油脂放入盛凉水的大盆里,在凉水中用两手反复捏、攥,直至将油团中残余的奶质除净。再将油团拍成扁圆或方形。

    油坨积累多了,将其揣进泡软了的小牛皮或牛羊肚儿中,缝好,就可以方便地保存和运输了。

    这种油被解读成了新任大巫送给大家的见面礼,便被大家亲切地叫做——苏油。

    二林部的乳茶中加入了麻子粉,再调和苏油,就变得更加好喝了。

    苏油脸红耳赤的跟陈慥辩白:“这东西叫酥油!酥脆的酥!这个茶叫酥油茶!打唐代就有了!不是我的明,是吐蕃人的专利!”

    陈慥心满意足地品尝着滋味浓郁口感爽滑的酥油茶:“明润你要讲道理,酥字从禾从酒,古代就是酒的意思。后来指松脆的食品。两个意思和油有一文钱的关系?因此嘛,以明者命名,人家真的没叫错。”

    看着周围一群人都理所当然地点头,苏油无语看天:“这还有没有地方讲道理了?!”

    ……

    一个石头垒砌的殿堂,很快修建起来,不光阿囤部本部的人,附近无数的小部落都来了人。

    他们什么都没带,就带了自己居住地能找到的石块,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让自己部落的石头,成为这殿堂的一部分。

    大蛇被苏油让人剥了皮,剃掉肉,放入碱水中煮刷成一幅骨架,然后用硫磺熏白,重新拿白铜丝串接起来,喷上水玻璃作为保护膜,成为殿堂的第一件祭品。

    殿堂的两侧,就是范先生新建的学校,里边是儒家佛家两教的典籍。

    等到这里的形势进一步好转,范先生准备让苏油在眉州寻几个愿意来此的书生,作为孩子们的老师。

    ……

    明朗的月光下,苏油在山口为大巫送行。

    就两个人,一老一少。

    有一种叫“鸟不落”的植物,浑身尖刺,春天出的嫩芽叫“刺老包”,是一种可口的野菜。

    现在大巫背上,贴肉背着的,就是两支鸟不落的荆棘棒子。

    大巫对苏油施礼:“孩子,二林部,就拜托你了。”

    苏油点了点头。

    大巫将小白猿交给苏油:“它叫木客,我要去雪山,不能带着它,它怕冷。”

    苏油接过,再次点了点头。

    大巫对苏油又施了一礼,转身朝着山口行去。

    月光下,大巫后背麻衣上,尽是黑色的斑斑点点,那是荆棘刺出的血迹。

    苏油抱着木客,抚摸着它洁白的毛,看着那背影轻轻说道:“大巫,别回来了。”

    大巫的身形僵住,停在了那里。

    苏油说道:“别回来了,就这样消失在雪山里吧。我向你保证,会用文字记录下部落里除人祭以外巫礼的传承,记录下部落里英雄的长歌,记录下你们的史诗。”

    “这些美好的东西,我会让它们永久流传。我还向你保证,会照顾好二林部。”

    “但是,请你不要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