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报(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五章小报

    本来程文应和史洞修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待到苏油举了几个后世银行业手工记账时代作手脚的案例,程文应都吓坏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老史,小油是对的!好在贤侄是自己人,坦然告知,不然这些手段使将出来,就你我这两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他这样玩。”

    史洞修一脑门子冷汗,抖得跟打摆子一样,丢钱对他来说,不啻于丢命,哪怕只是一场虚惊。

    “我觉得钱庄的制度已经非常周密了,被小油这样一说,简直跟筛子似的。我们的钱财,竟然能被如此轻易地弄走……不行不行,回去再组织人手琢磨一下,这总部的内控合规总监事,老夫当得还有些不称职啊……”

    苏油拱手道:“只要不出大漏子,这些小地方,总能通过教训慢慢补足。不过程三是姻伯手下的老掌柜了,放他到那个位置上是对他的看重,不能成为导致他万劫不复的诱因,伤了这场情分。这些事情做在前面,其实是对他好。”

    “严控是一方面,相对应的,高薪,就是另一方面了。一定要给予足够的待遇才行,蜀都居,大不易啊。”

    ……

    当天晚上,程三第一次来到土地庙,给苏油行了大礼。

    苏油赶紧将他拦住:“程三叔,使不得。”

    程三起身:“一大把年纪了,谁是真对我好,老朽还是分得清的。”

    “东家把你对他说的那些话都转告我了,小少爷面前我实话实说,那么大的诱惑之下,老朽真不一定扛得住啊……”

    “搞不好真就如小少爷所言,坏了东家大事,毁了自家名声,子子孙孙,在川峡四路都抬不起头来,再无前程。如此大恩,老朽怎能不来一谢。”

    苏油笑道:“三叔不怪罪苏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好。”

    程三说道:“唐玄宗登位之初,不一样是明君之相?可渐渐就放松了规制,最后酿成大祸。小少爷所说的才是正途,程三心里,怕是比现下两位老爷都还要明白一些。”

    苏油笑道:“看来三叔是真明白,姻伯这益州分号的监理,所托得人啊。”

    ……

    玻璃江边,天气还没有转暖,但是已经非常忙碌了。

    苏油带着阿囤元贞,在此送别石薇,程三,薛忠,阿囤弥一行。

    两路人马,一路去益州,一路去嘉州。

    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件重要的测量设备——经纬仪。

    底部是一个三角架,可以打开和收起。

    三脚架上的面板,左侧和后方有了玻璃气泡管,可以通过底部的旋钮轻易地矫正仪器基座表盘的水平。

    镜筒前后设置了中心钢丝十字,可以用来对准远处的标准杆。

    经纬仪整体由黄铜打造,具备水平面和垂直面两个精确的角度刻度。

    没有准备让他们绘图,只给了两支队伍一个工作日志本和一个测量记录本。

    商队只负责测量和记录,具体计算,等数据收集回眉山后,会成为土地庙小学的数学作业。

    遗憾的是玻璃镜片还没有研制出来,因此这仪器注定观测不了太远。

    所以测量标杆做得老长,整整五米,就是为了能从远处看清顶部和底部。

    还是那句老话,先解决有没有的问题,再谈好不好的问题。

    重点在于先把探测队员们的工科狗属性培养起来——一切凭数据说话。

    送走两支队伍,苏油的学习生活开始了。

    虽然学宫三月才开学,但是苏油明显不在此列。

    宋代如今已经有了报纸,叫法还很多,有“邸报”、“朝报”、“邸抄”、“进奏院状”,“状报”等多种叫法,其中“邸报”最是通用。

    因为邸报上面刊载的都是当时朝廷的大政方针官员人事变动,因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