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 虚惊(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虚惊

    第三个消息,三司使田况为枢密副使。

    这个任命,别的先不说,对川峡四路,很重要。

    欧阳修几年前返回朝堂,经历过一番政治斗争后失败,遭受诬陷被贬。

    然而就在反对派们欢欣鼓舞之时,官家口谕:“别去同州了,留下来当翰林学士,给我朝修《唐书》吧。”

    于是欧阳修便留了下来,和宋祁一起修史。

    中间还生了一个小故事,欧阳修文笔练达,而宋祁写文章喜欢搞得生僻聱牙。

    宋祁是长辈,欧阳修不好说啥,一天早上,这娃在书局的门上写下八个字:“宵寐非祯,札闼洪休。”

    宋祁来上班,在门口看了半天:“嗨!这不就是‘夜梦不详,题门大吉’那句老话嘛,永叔你至于搞得这么复杂不?”

    欧阳修笑道:“老宋我这还不是跟你学的,你修书的时候,都把‘迅雷不及掩耳’写成‘震霆无暇掩聪’了。”

    宋祁也是通达,哈哈大笑。《新唐书》便依了欧阳修的体例。

    龙昌期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前来拜访的大小苏,并且郑重叮嘱——两个小子好自为之吧,现在文风转型了,意味着蜀中读书人的春天即将到来。

    官家不让欧阳修离京,很明显是一种政治平衡和震慑。

    田况是富弼的小,夫人是富弼的妹妹。欧阳修则是富弼庆历新政时期的下属,两人份属同党。

    历史上只传下来欧阳修一篇著名的《朋党论》,很多人却不知道,田况这家伙同样有一篇。

    一文一武,一明一暗,这明显是官家对朝政的进一步平衡。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田况治过蜀,还治理得非常好,史上的评价——其治蜀类张咏。

    非常重视教育,而且还有一点,他是从张方平待过的计司调任枢密副使的。

    也就是说,如今的朝廷里,有一位明白蜀中政治生态,理解张方平经济政策的大员田况。

    而蜀中,有一位明白前任田况治蜀方略,同时掌握朝堂政治动向的张方平。

    张方平无党,和欧阳修也无法合作,不过和田况属于一类人。

    两人都精强能干,料事极明。

    尤其对西夏的看法上,两人从一开始就有几乎一模一样的论调——大宋不要以为人家好对付,必须慎重再慎重。

    不过一个是从形势分析,一个是从数据分析。

    如果说张方平类似经济学家,田况更类似统计学家。

    而且看官家的手段,对这个田况的前途,还可以报以相当的预期。

    这对于蜀中的读书人和商人,对于苏油来说,简直是一件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

    不是喜欢用数据说话吗?恰好,我也喜欢。

    接着第四条消息,直接让苏油震惊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司天监言:日食四月朔。

    “大宋已经能够准确预测日食了?”

    龙昌期将邸报收折起来:“很奇怪吗?唐代李淳风,僧一行,都留有预测的记录,其时尚两可,然而到了如今,日食可以预测,已经确定无疑了。”

    苏油当然知道日食可以被准确的预言。知道地球和月球的轨道,也知道太阳的运动,理论上预言日食能精确到分钟。

    他还知道日食遵循沙罗周期,即六千五百八十五点三二天一个循环。其间,共有七十一次各种日食生。

    然而其地点有所不同,因为每个沙罗周期有零点三二天余下,不是整天,所以这时地球又自转了一百一十七度,那这个度数必须引入预测用于修正,以确定生日食的准确地点。

    正因为地点不同,因此这个周期,是建立在全球观测调查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仅看一个地点的日食记录就能推算出来。

    所以这是后世总结出来的概念和规律,那么,大宋的天文学家们,如今是如何做到的?他们肯定有一套独立的算法。

    月朔,就是初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