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托请(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托请

    雷简夫信中没有提到自己下了多大的力气,只说是让苏洵切莫气馁,他还给张方平也写信了,要老张再荐!

    其实老雷才是真正的热心人。

    他给欧阳修的信中写道:“伏见眉州人苏洵,年逾四十,寡言笑,淳谨好礼,不妄交游。尝著《六经》《洪范》等论十篇,为后世计。”

    “张益州一见其文,叹曰:司马迁死矣,非子吾谁与?简夫亦谓之曰:生,王佐才也。”

    “呜呼!起洵于贫贱之中,简夫不能也,然责之亦不在简夫也。若洵不以告知人,则简夫为有罪矣。”

    翻译过来就是:苏洵这人可以的,不过我老雷是没办法将他从贫贱里边拉出来了,但这不是我的过错,要是我不将他推荐给你们,那才是我没对。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人交给你们了,老雷我名声不污地上岸了,各位看着办吧。

    苏洵在这种情况下,纠结再三,决定给张方平写封信。

    开篇说了两人之间光风霁月,不涉私情,可以无愧。

    然而笔锋一转,但是如今我却有私事求张公,必将为君子所笑。

    然后再转,事情涉及自己亲人,因此受到讥笑,那也是活该。

    然后再转,但是如果今日我不主动,他日明公知道我家的情况,肯定也会主动,那时候就是明公被讥笑。

    然后再转,与其明公他日被笑,不如我今日被笑,思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将这事说出来。

    文豪就是文豪,转了几转,才说到这件私事儿到底是啥。

    自己有两个儿子,“龆龀授经,不知他习,进趋拜跪,仪状甚野,而独于文字中有可观者。”

    “读孟、韩文,一见以为可作。引笔书纸,日数千言,坌然溢出,若有所相。”

    然后写到爱子之心:“洵今年几五十,以懒钝废于世,誓将绝进取之意。惟此二子,不忍使之复为湮沦弃置之人。”

    最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恣肆激越不冷静:“将使轼、辙求进于下风,明公引而察之。有一不如所言,愿赐诛绝,以惩欺罔之罪。”

    程夫人在后边看了,摇头道:“夫君,是不是行文太过了……”

    苏洵说道:“张公乃知我者,定不见怪的。”

    程夫人又问道:“你都不提小油?”

    苏洵摇了摇头,另外抽出一张纸笺,提笔写到:“至如弟油,幼有灵异,素蹈仁行。声闻于上,元弼垂听。此盖囊锥琴木,可自待其出者。非洵嫉陋而掩之,实不欲托请于当政,以污幼弟名节也。明公知我,伏唯察之。”

    程夫人点头笑道:“好,不请而请,请而不请,我苏家人,本该如此不卑不亢。经此缓冲,夫君的信,倒是不那么锋芒毕露了。”

    苏洵将信装起来:“辙儿的婚事,筹备得如何了?”

    程夫人笑道:“你这当爹的呀……日子就在年前。辙儿沉稳,二十七娘活泼,就如轼儿和弗儿一样,性子能够互补。二十七娘和八娘小油都熟,史家和苏家的关系也如蜜里调油,我这当娘的,可算是放心了。”

    苏洵笑道:“那就还剩明润了。”

    程夫人噗嗤一笑:“他呀,早把自己安排得妥妥当当,还藏得老深,你不知道而已。”

    苏洵讶异道:“我只知道他如今不差钱,出手豪阔。不过听你的意思,这还能和石家门当户对了?”

    程夫人抿嘴笑道:“小油信任我这个嫂嫂,将资产都交给我保管,我得替他守密,总之你只管放心,到时候薇儿的聘礼,保管吓石家一大跳!”

    ……

    苏辙的婚礼办得比苏轼热闹,纵然苏辙不喜欢张扬,可史家如今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