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打望,不可能的(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打望,不可能的

    “龙老说并不是,而是因为官员不作为,怕得罪人,相互勾结隐瞒,才导致如此局面,百年之下,居然变成了成例。”

    “如果认真追究起来,各家豪强,没有一家屁股是干净的!”

    张方平苦笑道:“明润,你那龙山长乃在野之人,说话可以毫无顾忌。如果我们今日动了蜀中豪强的饭碗,只怕明日,就都走不出这衙门,你信不信?”

    苏油笑道:“信!豪强也是大宋的子民,官府也不能过于刻薄粗暴。大可以拨出专款,将他们手中的土地渐渐购回嘛。”

    张方平笑道:“说得轻巧,你想买,人家就愿意卖了?”

    苏油说道:“不卖是因为还有利可图。如果申明国家制度,核准核实各家可免税土地,多出来的按章缴纳赋税的话,土地就会变成豪强们手里的烫手东西。无大利可图,坐吃山空,他们为什么不卖呢?百姓为什么还大肆投效呢?”

    张方平还是摇头:“让豪强无利可图,他们就会去刻薄百姓,将损失转嫁到百姓身上,这就是生在淯井的惨况,事情又回到上来了。”

    苏油说道:“因此这个过程,必须与开源相结合,断其旧源而不另开新源。那就是如以壅塞治水,横溢九州虽尧舜不能止之。”

    张方平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看明润如此自信满满,竟是另有开源之策?”

    苏油拱手道:“明公,开源其实很简单,难就难在开源之后,如何利与国家,而不是如土地这般,成为豪强声色犬马的本钱,这才是明公应当思虑的问题。”

    “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家,此事干系极大,只能议于密室,今日怕是无法细说。”

    张方平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惊疑莫名,对着苏油上下打量,实在是不敢相信这家伙会另有开源之法。

    苏油凑到他耳朵边上,轻声说出三个字:“富顺监。”

    张方平胡子抖了两抖:“你是说……那里又是一处……呃,好地方?”

    苏油退到一边,轻轻点了点头。

    张方平哈哈一笑,转头对苏洵说道:“这几日便好好游玩,明允你放心,明润在成都,我自会好生看顾。学宫那边,就一句招呼的事情。”

    说完手指苏油:“我见此子清新可喜,学宫十三经拓印之事,同意你了!”

    苏轼开心得直拍手:“好!我就知道小幺叔一定有办法!”

    张方平忍俊不禁:“嗯,那是,你小幺叔可赚大了!”

    苏油翻着白眼,又是一不要脸老头,这把利益输送,要是展布得当,起码是几百万贯,这是天底下最贵的拓本,没有之一!

    蜀国富且庶,风俗矜浮薄。

    奢僭极珠贝,狂佚务娱乐。

    虹桥吐飞泉,烟柳闭朱阁。

    烛影逐星沈,歌声和月落。

    斗鸡破百万,呼卢纵大噱。

    游女白玉珰,骄马黄金络。

    酒肆夜不扃,花市春渐怍……”

    成都是全国少数几个大城市之一,又是重要的商品集散地,赋税仅次于汴京,杭州。

    “带二江之流,为一都之会。四民州处,万商成渊。”

    仅商税就十七万贯,比杭州只有两千贯的差距,委屈地排名第三。

    南来北往的客商云集于此,许多人干脆就在成都住了下来,由行商变为坐商。

    同时许多文人墨客也慕名而来,更增添了城市的生活色彩。

    这是一座名符其实的水城,城内河道交错,水巷纵横,叠桥相连,船影穿梭。

    河流连通摩诃池、江犊池、万岁池等湖泊,西园更是大宋最著名的官家园林,而西楼又是西园里最出名的楼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