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七章 小张方平(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小张方平

    韩琦是老臣,他的奏章一上便引起国家足够重视。

    “上乃命韩绛、蔡襄与三司使副判官置司同定夺,凡差诸州军乡户衙前,以产钱与物力从多至少置簿,排定户数,分为五则。

    遂更著淮南、两浙、荆湖、福建之法下三司颁行之。

    其法虽逐路小有不同,然大率得免里正衙前之役,民甚便之。”

    到目前为止,这个办法没毛病——废除里正一级的役课,改由更上等的乡里富户共同出资募人来完成——专业事情交给专业人士来做,这样大家都方便。

    又听张方平议论了一番朝政得失,苏油这才从府衙出来。

    苏油隐隐觉得,张方平对自己的教导,虽然老头自己不承认,各种找借口,其实是有意让自己开始接触大宋顶级政治生态圈的一些内幕和规则。

    这是每三年一届的新科进士们才有的资格,朝廷会安排他们到正式官员身边充任助手,这件事情有一个专有名词——观政。

    观政的新科进士们,一般在外边就是给知县或者下州知州当助手,张方平的级别,明显太高了。

    因此张方平对自己的爱护,给自己的机会,早已经过了普通观政进士们所能得到的待遇,苏油内心里,是充满了感激之情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苏油很清楚,自己远比三苏更得老头看重,这是真正的知遇扶持之恩。

    这其中,有自己眉山帮助张恕的功劳,有新式帐法的功劳,有自己疯狂暗示,使《金融论》得以出炉的功劳。

    除此功利性质的交换之外,张方平对自己应该也是打心底里欣赏,两人都是重视实务事功,凡事用成绩说话,喜欢冷静分析利害,然后制定政策的性格。

    苏油细细捋过一遍自己的行事风格,妈蛋,并不是自己受了老张什么影响,原来自己,打骨子里边就是一个小张方平!

    ……

    很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说,这就是大宋。

    统计工作还在继续,《金融论》的出炉,标志着张方平的眼界,又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

    眉山经济圈的开拓成功,让张方平决定,开始着手解决四路的经济问题。

    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区,朝廷放羊,张方平手中,还拿着官家许便宜行事的旨意,这还是当年秾智高破蜀谣言带来的好处。

    川峡四路,是西夏前线的后勤基地,四路展起来,对陕西的帮助,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任何政治问题都是复杂的,老张自入蜀以来,都是面团团和事老的形象,大家都当他一个毫无威慑力的和谐大使。

    没有人知道,他在等待一个契机。

    散花台如今变成了一座大酒楼,楼体让所有在成都的人都大开眼界——这是一栋外体以石头构建的楼阁!

    规制是唐代散花楼的复原,然而很多地方,镶嵌了一种新奇的材料,据说是远从大理运来的一种具有美丽花纹的石材,因而被大家称为大理石。

    石材的花纹如流水,如云霞,如花瓣,不知道用了什么工艺,打磨得异常光滑,能够照出人影不说,还完全展示出了石纹的美丽。

    散花楼,从此真正的名副其实。

    楼内装饰也非常独特,还是眉山的装饰风格——简雅。苏油在此同样有一间雅阁,由刘嗣打理,也是商业情报科的分支。

    眉山的雅阁称为忘雨,此处的雅阁,被苏油命名为——听风。

    此楼一开,立刻就以新奇的设计风格,精美的菜品,醇和的美酒,优雅精致的室内环境轰动了成都。

    最关键的,此处的猪肉菜品,美赛羊羔,除了好酒,价格其实相当实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