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章 鳜鱼肥(加更,求票,月票好少)(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鳜鱼肥

    张象中问道:“什么真的?”

    苏油说道:“老头说,让我把《尚书》的问题带到汴京,我想找谁他都能给我开介绍信……”

    张象中哈哈一笑,拍着苏油的肩膀:“贤弟这气运人缘,还真让愚兄都羡慕不已啊……”

    石薇可怜巴巴地捧着白龟:“小油哥哥,要不我们把白龟还给知州爷爷吧?”

    苏油一横眼:“凭什么?!凭真本事赢来的龟,为什么要还回去?!薇儿你放心,知州爷爷很实诚的,输了就是输了。大不了下次我让他赢一次就是。好久没做好吃的了,薇儿你想吃什么?”

    石薇想了想:“我们吃干烧鲫鱼吧。”

    张象中一抹嘴巴:“别呀,鲫鱼怎么能过瘾,我让外面送两条鳜鱼来!八月里吃这个才正好!”

    自打苏油来了成都,这小院子里边的调料就更加精细了。

    比如以前用鸡肉松作为味精的替代品,如今有了烤炉和摇柄粉碎机,被苏油弄成了添加有干香菇、姜片、干木耳等配料的复合型鸡肉粉。

    而茱萸酱,又增加了茱萸酱腌泡姜这样的咸菜品种,有点像后世韩国泡菜的样子。

    干烧鳜鱼,也是后世著名的川菜。

    将鳜鱼剖腹,去鳞、腮、内脏后用水清洗干净;,然后用刀在鱼身两面交错划几刀,里外抹上盐,用料酒,姜葱丝腌上一小会儿;

    腌鱼的时候,将肥瘦猪肉剁成细末;葱去根须,洗净,切段;

    茱萸酱腌泡姜,取出剁细;

    将糖、醋、鸡肉粉加适量水调匀糖醋汁;

    备料备好,就可以开始煎鱼了。

    炒勺上火加油,烧到六成热,下鳜鱼,将它煎成浅黄色;

    锅要热,油要温,鱼必须煎得完整不破皮。

    鱼煎得之后,放置滴油,另一边开始煸炒臊子末。

    铁锅置旺火烧红,倒入茶油,下肉末煸散,直到油亮肉酥后,下入葱,蒜粒、茱萸泡姜末、煸出香味和红油;

    最关键,加一些芽菜末,提升鲜香。

    将糖醋汁,酱油,高汤加入锅中,烧开后下鱼;

    小火烧上片刻,翻鱼,等到汤汁几乎全干,重新亮油的时候,将鱼入盘;

    将锅内剩下的肉末调料炒匀,挂在鱼上,这道菜便做好了。

    这道菜有个说头,叫“自来芡”,就是以小火煸足,逼出鱼肉中的胶原蛋白,让其溶解在汤内,在逐渐变干的过程中形成滋味浓郁的芡汁。

    张象中只要苏油来看望石薇,必定会找各种理由过来,对厨房各种家伙放什么地方比苏油还熟悉。

    天师架子也不端了,亲自摆碗布筷子,跟着瞎忙。

    元德公已经是制作泡酒的高手,不过没有苏油和石薇的份,老头是医学大家,知道酒精对小孩子身体的影响,不给他们瞎吃。

    元德公已经是制作泡酒的高手,不过没有苏油和石薇的份,老头是医学大家,知道酒精对小孩子身体的影响,不给他们瞎吃。

    不过这次苏油没闹,没有别的原因,喝酒吃鱼是不错,不过干烧鳜鱼的里边吸饱了芡汁的臊子下米饭,那是真正的美味!

    再说老头制作香饮的本事儿厉害,用茅根,荸荠,乌梅,各种药草做出来的酸梅汤,好喝得不要不要的。

    众人上桌,张象中夹了一筷子鳜鱼,然后就拿筷子直点:“德公快尝尝,我就说要用鳜鱼做吧!这滋味,外头绝对吃不到!”

    元德公尝了一口也笑:“小油,你来的次数太少了,导引术到现在都还没学全呢。”

    苏油把米饭刨得哗哗的,抬起头嘟囔:“连我都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忙得连做饭的时间都没有!”

    接下来就安静了,只听见筷子碗盘碰触的声音。

    过了一刻钟,两大两小才一起舒了口气,两条鳜鱼,已经消失一条半了。

    张象中这才恢复了天师样子,一边慢条斯理地挑拣着肉臊子,一边和苏油聊天:“贤弟刚刚关心日食,却不知彗星入紫薇垣,才是泼天的大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