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内官(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内官

    章楶来了,也没见章惇闪人,兄弟俩挤着一个屋,对苏家精美的饭食赞不绝口。

    章楶得到叔父章得象的官荫,现在拿着将作监主簿的寄禄,在孟州做司户参军。

    这样的出身叫“斜封”,真正的对自己有自信的读书人是看不起恩荫身份的,非得凭实力重新刷一次履历才行。

    这样的人很多,比如司马光,比如陈尧佐,陈尧咨。

    整个春天,苏油就出门过一次——给苏辙的孩子过百日。

    苏家现在还没贵,不过已经先富了。

    “富家金银犀玉为之,并果子,大展洗儿会。”

    亲宾盛集,以三苏如今在京中的名头,一个小小的院子挤了个满满当当。

    堂屋里摆着个大盆子,盆子里装着大锅煮出来的中药香汤,还丢了很多果子彩钱,搞笑的是还有葱跟蒜,看得苏油瞠目结舌:“这是要红烧还是清炖?”

    苏洵再好的涵养都忍不住给了他一脚:“老实帮小妹绕彩去!”

    苏小妹正在用用彩练绕浴缸,这个名目叫——“围盆”。

    二十七娘容光焕地从内室里出来,怀里抱着小宝宝,做了母亲的女人,气质变化很大。

    苏油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侄孙:“哟,小妹,跟你和子瞻一样,大脑门儿!”

    苏小妹笑盈盈地抱过小苏迟——当然这娃现在还没这名字——让二十七娘腾出手来施行礼仪。

    二十七娘从头上拔下钗子,在浴缸水里搅了搅重新插回头上,这叫“搅盆”。

    观礼的众人开始往水中丢钱,这叫“添盆”。

    然后手脚快的已婚妇女们开始嘻嘻哈哈抢盆子里边直立的那些枣子,疯狂程度不亚于后世抢新娘捧花的待婚女生。

    “盆中枣子直立者,妇人争取食之,以为生男之征。”

    接下来就是洗娃娃了,小苏迟不怕水,还咯咯拿手扑打水花,这是孩子长大争气的好兆头,观礼嘉宾们少不得又是一通吉祥话。

    “浴儿毕,落胎,遍谢坐客,抱牙儿入他人房,谓之‘移窠’。”

    这个好办,将小娃娃抱到王弗房中,与苏迈放到一处安顿好,仪式就算完成了。

    接下来的仪式就是苏油自己加上去的了——内院亲人,外院朋友,门外邻居,开宴!

    汴京城里,本来就有南菜北菜,不过如今川菜异军突起,成了新的饮食潮流。

    猪肉用的石家庄子上的阉猪肉,鸡也是用的石家庄子上的大笨鸡,如今的汴京,还就只有石家庄子用上了眉山传来的圈养肥猪笼养鸡的法子。

    据说官家品尝了石家庄子供奉的猪肉后,曾把司农寺的人叫过去,询问能否推广这个办法。

    司农寺的黑老头们硬邦邦地顶回来,官家你利用汤泉种反季节蔬菜,就已经是颠倒轮序违背天常了,如今还要抹杀阴阳行此不仁之举吗?

    赵祯只好灰溜溜地作罢。

    如今席上,苏油就在将这个当笑话讲。

    章惇说道:“官家也太实在了,这事情找司农寺干啥?派几个太监去庄上,很快就学会了。然后不全人养不全猪,司农寺的人再厉害,也没法跟太监们掰扯阴阳吧?”

    苏辙则说道:“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是率兽而食人也。”

    “但是有使野无饥,使民足用之法,因礼教而弃之,却对蔬菜禽兽讲仁义道德,难道不同样是率礼教而食人吗?”

    苏油立刻对苏辙点赞:“此论足为后来者戒!宋襄公之‘仁’,要不得!”

    苏轼正在凶猛地对付干豆角红烧肉:“阿弥陀佛,虽然觉得司农寺的人说得也有些道理,但这回我是坚决站在明润这边!他们肯定是没吃过红烧猪蹄髈!”

    ……

    结果也不知道谁是乌鸦嘴,当天半夜里,便有人来敲门。

    章惇直接将宝剑拎了出来,站在院子里喊道:“是谁夤夜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