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七章 解试(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七章解试

    考试分三场。

    第一场策三道;

    第二场论一道;

    第三场诗赋各一,本经经义三道,对苏油来说,就是《春秋》,外加《论语》,《孟子》各一道;

    一路过关斩将,贡院放榜之际,府尹亲自前往贡院,将解人的姓名书写到银牌之上,让胥吏付捷音往报。

    苏油正在书房中,和眉山来的士子们搞油墨印刷。

    这是欧阳修交代下来的任务,梅尧臣的诗集,还有大文豪们做的序,是欧阳修能为朋友尽的一份心力。

    苏洵将这任务包了下来,准备将珍贵的诗稿交给回去的大船,在眉山程舍人书坊刊印。

    苏油赶紧制止,这玩意儿独一份,万一船只有个什么事情,就是中国文化界的重大损失。

    于是只好忍痛将珍贵的蜡纸取了出来,亲自刻板,先印刷一部分作为保险留存才好。

    苏油如今的书法没得说,蜡板钢笔字,足以成为一路新式书法。

    油印石纸书刊,又是刚刚去世的梅尧臣的诗集,此书一出,顿时轰动汴京。

    结果就是每天都要收到各方大佬的信笺帖子,这事情停不下来了。

    苏油只好将等待考试结果的眉山士人们组织起来,跟着张藻张麒苏小妹学习印刷封裱和装订。

    这是雅事,也是文华盛事,士子们将其视作眉山的光荣任务和巨大面子。

    苏油在推油墨滚子,推完之后便交给身边的史愿,史愿将纸翻过来,压上另一版,推完后交给身边的杨彭。

    杨彭收集好一摞,将纸放到裁纸机上,将大纸裁成四页。

    赵蒙过来,将书页拿去一张张铺到未成形的书籍上。

    几条流水线,六个墨盘,这度还不算慢。

    就见一名士人冲了进来:“雅山,雅山你入解了!”

    杨彭手一抖:“当真?”

    士人说道:“真的,赶快出去,银牌都送到门口了!”

    接着又有人冲进来:“云江!一道!你们也中了!”

    众人纷纷恭喜,就听见苏轼的大嗓门在外头响起:“明润快出来!你的牌子也来了……”

    一名士子就捶胸顿足:“早知道我厚尽脸皮也要来推推墨!梅都官的诗集,就是这几位推墨推得多……”

    苏油哭笑不得,这是因为我挑人的时候按文学修养来的好吧?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得,诸位兄长,今日这活是干不成了,先出去拿牌子吧……”

    来到院中,一名胥吏笑容满脸,递上银牌:“小郎君就是苏明润吧?恭喜得到解额,来春必然高中黄甲!”

    你跟谁都这么说!苏油笑吟吟地道了谢,将牌子接过来,沉甸甸的,正面写着“眉山,苏油,字明润。”

    再将牌子翻过来:“开封府解试取第五名。”

    功名自此初轫!

    拿银钱打了胥吏,众人都是一通恭喜。

    接下来赶紧梳洗更衣,去太守那里告谢,还有一场鹿鸣宴等着新科贡士们。

    开封府尹吴奎,也是一个能吏,开封府今科解额七十人,都是他一个个经手的。

    席上对新科贡士们温言相劝,要大家继续努力,力争明年春闱再次告捷,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坦言相告,朝廷待士之重,食宿上可以补贴的。

    众人都是表示感激。

    说完场面话,吴奎笑问道:“诸位可知,如今汴京城,什么东西最贵?”

    下边几位高中的贡士便凑趣,有说琉璃镜的,有说永春露的,有说方知味一道名菜,叫福寿全的。

    吴奎哈哈大笑:“这些东西,贵固然是贵,然只要囊中充实,总能求得,因此还不是最贵。”

    “最贵者,是买都买不到,求都求不来的东西。”

    说完拍拍手,小吏端上来一个书箱。

    “本官刚刚受了个大人情,今日参与我开封府鹿鸣宴的解人,每人可得一部《梅都官诗集》,作为给各位高选大才们的贺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