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七章 解试(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60;   幸福来得太突然,贡士们欣喜莫名的神色掩都掩饰不住,全都忙不迭地起身告谢,这可真真是大礼!

    一场热闹过去,就是继续苦读了。

    三苏的任命也终于下来了,明允堂哥考了人生中最后一次考试,这次是入职考试,秘书省校书郎。

    考试通过,授霸州文安县主簿,在京编撰礼书。

    苏轼,授河南府福昌县主簿。

    苏辙,授河南府渑池县主簿。

    不过苏轼苏辙都没去就任,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要考明年八月的制科。

    因此今年报制科的人就很少,因为制科取人是有限的,平均一科两三个人,大小苏参加,其余人得中的难度相当于一下增加了三倍,很多人直接名都懒得去报了。

    韩相公都说了,没咱们什么戏!

    苏油要是没穿越,这俩娃跟着老堂哥混,那就只有吃三白饭——白萝卜,白盐,白米饭。

    如今跟着苏油,好吧有时还是吃三白饭——那是因为腻油了。

    没有中举的眉山士子们,都回家了,但是院子里的热闹没有减少。

    苏轼的狐朋狗党里边,一个叫钱勰的娃来得颇勤,这娃是吴越武肃王六世孙,会稽郡开国侯。五岁日诵千言,十三岁完成制举。

    又是一个来气苏油的,比你聪明比你天才不说,投胎还比你好!

    唯一能夸耀的,就是你海鲜世家又怎么样,福寿全还不是一样没吃过,书法家又怎样?三幅字才能管这道菜,原料还要自备,气死你!

    还有一个叫蒋之奇,琼林宴上苏轼的同桌,一通茶道理论把苏轼都唬住了,关系也非常好,老家在江苏,每次来便要苏油蒸鱼。

    除了在开封府入解的赵蒙,任贯,史愿,杨彭,在益州路入解的眉山士子,也都赶赴汴京。

    还有一些老人,是多年考试都考不中的,官家仁德,这部分人,可以免去解试,直接来京参加省试。

    院子里当然是住不完的,不过好在眉山会所如今已经开业,它的很大一个功能就是为眉山人提供一个在汴京的落脚点,很多士子对江卿们的这份远见欢呼叫好。

    亲不亲,故乡人啦!

    ……

    冲刺阶段开始,别说过年,苏油就连自己的十四岁生日,都是草草吃了两口蛋糕就收场。

    新年也没有出门,明允堂哥严命,苏油就连小苏迟的抓周仪式都没能参与。

    这个习俗如今叫“周晬”,就是罗列盘厉于地,盛果木、饮食、官诰、笔研、笄秤等经卷针钱应用之物,观其所先拈者,以为征兆,谓之“试晬”。

    “此小儿之盛礼也。”

    因此就只能听个热闹,苏轼回来说那孩子抓了一锭墨往嘴里送。

    苏辙认为这是自家儿子将来文墨饱腹的兆头,乐坏了;而苏轼认为这是墨锭和馒头都分不清的傻小子一个,也乐坏了。

    到了现在,苏油的刷题的方式又有了变化。

    大宋的科举有好多类,除了武举,光文科就好多种可选。

    苏油当然从来就没打算考别的,对大多数读书人来说,大宋只有一种科考——进士科。

    该科试题有四类,换到后世的说法,分别是填空题、简答题、问答题和作文题。

    填空题叫贴经,一共十道,全部取自《论语》,这个苏油觉得自己能拿满分,前世就会的东西;

    简答题叫墨义,也是十道,试题范围来自《春秋》和《礼记》。

    作为春秋大家唐淹的亲传弟子和为西南夷制定礼制的大巫,苏油觉得不拿满分有些丢人;

    问答题叫策,一共是五道,差不多就是用儒家要义对朝廷时政做出解释。

    这个苏油别说做解题人,做出题人都有资格——长期帮老张和老赵代笔。

    然后是小作文:诗一,这个文无第一,不敢说最好,但是起码能够中等偏上;

    大作文两篇:第一篇要押韵,叫赋。这个说实话是苏油的短板,但也是在苏家人里边比。

    第二篇是议论文,叫论,这个,最强项。

    赋,论,字数要求五百以上。

    这一科,是综合能力要求最高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