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章 写文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写文章

    宋代有点苦逼,因为试题不如唐时活泼可爱,容易起兴,可以让考生天马行空地挥想象。

    比如苏轼这样的天才,就更适合唐时制诗考题,在宋代反而会被题目压制灵气。

    不过这对苏油来就是好事儿了,因为这娃做史论诗算是一把好手。

    《天德清明》,歌颂文王,其实也跟史论诗差不多。

    今年的考题限韵为“阳”,也与乾卦上下三爻,与天地人三横暗合。

    可以想见,老王出题的时候,肯定和苏油给娃子们出奥数题时一样,一个坑接一个坑,挖得是多么的兴高采烈。

    以苏油如今的水平,不需要多想就能搞一合格的出来。

    大道希何适,能闻不可详。

    明王厘苦智,爻蓍累清芳。

    演易追三圣,行仁礼万邦。

    梧桐冲远韵,凰凤萃明堂。

    海北奔夷齐,渭南迎鬻姜。

    垂德宾华夏,终古运穹苍。

    一篇天德清明马屁诗做完,进入了《论》的环节。

    这个是苏油的强项,终于可以自由挥了。

    憋了一上午,这下酣畅淋漓,连殿直祗直供办的赐食都没顾得碰,意随笔到,等到写完自己都傻了,怎么一篇论出了上万字?

    这肯定是不行的,考官和官家都不一定有耐心看完,还得删减。

    一边圈改一边心头滴血,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举手。

    监试官过来:“什么事?”

    苏油小声问道:“草稿能带走不?”

    监试官白了他一眼:“片纸不得出殿。”

    苏油不禁叹息摇头:“要删这么多,可惜我这一篇好文章呢……”

    监试官差点没笑出声来,低声威胁道:“再敢胡言乱语,乱棍叉将出去!”

    “哦。”苏油只好苦着脸,继续删减自己的心血。

    删着删着,苏油就觉得,身边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流转。

    狐疑的停下笔抬起头来,现一个胖胖的老者站在自己的面前。

    苏油很自然地微微一笑,礼貌地拱手,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官家!

    赶紧按照之前接引官交代的礼数,对赵祯行礼,却忘了手里边还抓着毛笔。

    赵祯笑了,然后用手指着试卷草稿,低声问道:“草稿边的竖线笔划是什么意思?”

    苏油说道:“那些是要删掉的文字。”

    赵祯皱眉:“因何要删如此多?”

    苏油说道:“一时没收住,写得太长,怕有劳陛下和试官清览,考虑缩减一下。”

    赵祯拿起几张草稿看了看,又放回原处,取来镇纸轻轻压好:“得抓紧了,都有人交卷了。”

    苏油躬身道:“我也马上改完了,改完便开始誊抄。”

    赵祯点点头:“字是不错。习惯也不错。”

    说完便在监考官的簇拥之下离开了。

    苏油舒了一口气,手底下开始加。

    ……

    殿试午后可以交卷,苏油午后才开始誊抄,足足在殿中待到了申时,天都快黑了。

    等到全部结束,抬起头来,殿中只剩下寥寥两三人。

    出了宫门,苏油知道自己这次名次可能不会太低,绝对是水平挥。

    骑上拳毛赤,苏油对苦等了一天的张麒张藻说道:“走,去石府!”

    进入府中,将缰绳丢给前来迎接的石通,石通乐得屁颠屁颠的:“哎呀师父你怎么来了,今日不是考试吗?”

    苏油笑道:“已经考完了,府上好吃的东西多,我过来松快松快!”

    大宋重进士,榜下捉婿和后世的理解有些不一样,其实应该是黄榜下来后,富贵人家就要出,去新科进士住处捉婿才对。

    不是在榜下直接抓看榜的。

    不过汴京传说得腥风血雨,什么七十岁的老头都不放过,吓得苏油殿试一结束赶紧溜到这里来。

    不是要捉婿吗?我送货上门了,你们可要把我保护好,别让别家捉了去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