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一章 夔州(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零一章夔州

    周围一起起哄,苏油只好拱手求饶:“同科状元王康侯教过我一招,不会填词,便写《浣溪沙》,我就作一浣溪沙应景吧。”

    教坊娘子取来纸墨,苏油想了一下,挥毫落笔。

    此地初来似旧游,柘城离草汴渠鸥。黍邱亭下晚渔舟。

    梁苑画台劳燕迹,济阳文笔困狐谋。世间何计是夔州!

    这词一出,宴会上顿时鸦雀无声。

    回到府衙,张方平命人上茶,两人私话。

    张方平笑骂道:“扫兴!你不是西汉辞赋骈文开的蒙吗?亏得我在梁园迎你,结果被你搞得凄风苦雨!你那曲子让教坊娘子怎么唱?”

    梁园是应天府最著名的景观,西汉梁孝王刘武所建,是辞赋大宗梁园文学的诞生地,以邹阳,严忌,枚乘,司马相如,公孙诡,羊胜为代表。

    同时这里也是大辞赋家江淹的故乡,因此江淹又称江济阳。

    江淹梦郭璞授与神笔,其后又梦他收回,这才有了“江郎才尽”的典故。

    苏油在词中将西汉辞赋家比喻为奔劳无计投靠梁园的燕子,把江淹比喻为受困的狐狸,意思是文章就算写得再好,按他们那一套,对夔州也毫无帮助。

    虽然彷徨无奈和担心,但他绝不会效仿那些只会弄笔的文人。

    因此扫兴,就在所难免了。

    苏油笑道:“本来就是嘛,去天下至穷处上任,你还让我诗酒萦怀,梁苑歌吹。传入京城,我这官声还要不要了?哟,峨眉雪芽!这可是眉山新品,茶里用了茉莉,老贵老贵的……”

    张方平翻着白眼:“还有心情品茶,刚刚那一番就是做作!枉琴儿小妹崽以为探花郎忧国忧民,眼泪花儿都包上了。”

    苏油笑道:“你丢我进油锅里炸,我只想着如何脱身,哪里还顾得上旁人!”

    张方平哈哈大笑,然后认真问道:“明润,你有治夔之策了?”

    苏油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夔州乃入川锁钥,蜀盐三日不下,吴中丝麻粮食,在夔州就要堆积如山。”

    张方平皱眉道:“是啊……”

    苏油说道:“因此总要想想办法,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

    张方平说道:“那夔州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中转站……等等,你想解决三峡交通?!夔门天下雄,明润休要轻易!”

    苏油说道:“就算不能完全解决,只解决一部分,也挺不错啊。再说也不一定非要解决才行,蜀盐三日不下,那我就在夔州备足多日交换所需,同样能几方不耽误,这不就替客商们解决了问题?”

    张方平拈须沉吟:“就怕周边不稳,有人起觊觎之心……”

    苏油说道:“那就如刚刚明公说的,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张方平还是有些担忧:“边衅啊……”

    苏油说道:“怎么会是边衅?我就乡兵守境而已。其余的,都是西南蛮内部事务。”

    张方平哑然失笑:“忘了你在西南蛮中的声望了,哈哈哈朝廷派你治夔,还真是量才善任!”

    苏油翻着白眼:“可得了吧,要不是高家非要拉我去喝茶,也没这事儿!我就闹不明白了,那么多趋炎附势的猴子不杀,非拎我这门都没进的弱鸡出来干嘛?”

    张方平微微笑道:“说明官家眼力长啊,他平衡朝局几十年,一眼就能看出这局眼在何处。郡公的局眼,在高家;高家的局眼,在胄案;胄案的局眼,在谁?”

    苏油说道:“我只是想早日让皇宋军士兵甲犀利而已,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真没有参与。”

    “还有一点,你和那些猴子,谁更值得保护?”张方平问但:“所以官家才把你外放,这是怕你年轻犯错,曲意回护保全。”

    苏油点头:“也是,官家此举,我是很感激的……对了,你还没夸我。”

    “我为什么要夸你?”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全都做到了啊。要我苦读,要我高中,我全都做到了啊,还添了一个制科出身,老头你都不夸我?快点快点。”

    “但是于我有何相干啊,都是你自己的功名,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夸你?”

    “老头……你,你真不地道!”

    告别了不地道的张方平,大船继续一路东行。

    顺着运河直抵扬州,然后在扬州又被曹佾留了几天,才改入长江。

    这一路上,就要收集粮食,丝麻,鹿皮,药材压舱了。

    苏油让眉州商人一路交税,然后自己用一个小本本记着。

    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