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六章 灵柴(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60;   老苍头有些害怕:“就怕狐大仙不满意。”

    苏油耐心解释道:“老人家,这狐仙是野妖,论理都还该归城隍拘管。城隍管多大的地面呢?也就一座城。”

    “我如今是路转运判官,管的地方比城隍还大,我来请它搬家,搬到州衙去住,不比这里好?想来狐大仙不会不给面子的。”

    老苍头一拍脑门:“对对对!小郎君可是连五部雷丁都能请得动的人,你的话狐大仙不敢不听的,再说还能沾点仙气儿不是?”

    苏油又懵逼了:“五部雷丁?仙气儿?”

    老苍头点头道:“是啊!听说是你指派五部雷丁,让他们夜里将滟滪堆上那些挡了水道的石头搬运到了江底,才让滟滪堆从此不再为害啊……”

    “嘶……”

    爆破的实施都是在夜间无船的时候进行的,那些地方又都是人迹罕至,干活的是木叶蛮,只知道怎么操作,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加上夷人和汉人语言也有些障碍,这中间不知道转了多少次耳朵,传来传去竟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苏油很无语,但是也不能跟着老苍头解释什么是硝化棉,只好尴尬地说道:“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老苍头认真地点头:“不知道就对了,因为都是郎君你在梦里操作的!”

    “梦……梦里……”

    “是呀,所谓昼居阳世,夜列仙班。回到阳间,自然便不记得了,这样才好跟我们生活在一处嘛。”

    “要不然状元榜眼探花郎都是文曲星下凡,官家也是紫薇星君下界,可为啥从没听说过你们在一起聊天上的事儿呢?”

    嘶……这么犀利的解释!

    苏油手扶脑门:“老人家你想多了……”

    老苍头呵呵笑,充满了自信:“我还能不知道?郎君出峡赴京应试时,可是写过一诗的,那就是证据!说什么这次去汴京后,就要穿上羽衣上天,仙班里边第几排来着?”

    那是比喻!风雅颂赋比兴知道不?!

    算了,一个人要认定你是怎么回事儿,无论你如何解释,他都能找出一万条理由来给你实锤。

    苏油只好拱手认输:“老人家……我们还是继续说请狐大仙搬家的正事儿吧……”

    “等等啊……”老头兴奋地跑进跑出,没一会儿摆好香案烛台,然后搓着手:“小郎君你写判词罢,就在这里写。”

    探花郎妙笔请狐仙!这龙门阵,老头我准备讲到躺进棺材!

    苏油刚从书包里摸出笔和墨水瓶,老头又一抬手:“停!”

    苏油问道:“又为啥?”

    “呃,没啥……这样搞龙门阵就不完美了……郎君,不是……该用朱砂笔吗?”

    “哦。”苏油只好换了一支笔和朱砂墨水:“嘿嘿,我还真有。”

    老头说道:“就是嘛!这才是上仙班用的。”

    这是我批文件用的!算了我还是赶紧结束吧我!

    苏油都快要疯了,再不说话,提笔刷刷刷写了诗。

    独坐痴斋笑苦禅,

    一般忠守一般寒。

    吾衙虽简萧窗富,

    峡叶溪藤触月山。

    写完对老苍头问道:“老人家,可以了吗?”

    老苍头表示很满意:“小郎君说得挺客气,烧给狐大仙看了,它该会满意的。”

    “行,那以后狐大仙就与我同住州衙了。”苏油将诗恭恭敬敬地烧了:“这俩垛子怎么办?”

    老苍头笑道:“没事没事,郎君交给我就行了。”

    当天晚上,张散回来说道:“老头把麻杆扎成一小捆一小捆的,卖灵柴,赚了一笔。”

    苏油哭笑不得:“还真有人买?”

    “都抢疯了!”

    “呃?算了,今晚吃啥?”

    “炒鸡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