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章 驾崩(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二十章驾崩

    《周礼?月令》:“出土牛以送寒气。”

    立春日,州县及农人鞭打土牛,象征春耕开始,以示丰兆,策励农耕。

    农为百业之本,春为一岁之,这“迎春”的仪式,尤其是官家颁布《土牛经》后,越地可隆重起来。

    冬至节后的辰日,就要以桑木做骨架取土塑成土牛,立于县衙之外。

    春牛的制作很有讲究,春牛的牛身长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牛尾长一尺二寸,象征一年十二个月;

    四蹄象征四季;

    柳条象征春天;鞭长二尺四寸,代表二十四个节气。

    立春前一日,夔州郊外,立起了一座祭坛,叫“先农坛”。

    这天绝早,官员们都要洗澡,穿素服,在前方步行引导。

    四个汉子抬泥塑春牛为象征,由知县派官员当任“春官”,手里拿着彩色的柳鞭,一路模仿赶牛的动作,将春牛赶到先农坛,进行祭祀。

    四方男女老少都要赶来,簇拥着春牛一起来到先农坛,唱栽秧歌,祈求丰年。

    除了规劝规劝农事、策励春耕的含义,也是喜庆新春、聚会联欢的形式。

    次日又要把春牛赶回县府,在大堂设酒果供奉。

    县衙前左右两边,百姓买卖泥做的小春牛,相互赠送。

    这里还是一个春天的市集,苏油按照眉山蚕市的路数,也搞了一个万姓大集,买卖农具,交流蚕种,种苗菜籽。

    挑选菜苗蚕种的女人们,头上戴着裁剪的春燕、春蝶做为饰物,这叫“戴春”。

    市场上还卖起了春卷、春饼。大家购买品尝,这叫“咬春”。

    县衙前立着一个竹筒,衙役守卫,还有官员在旁边观察。

    竹筒里面装个鸡绒毛,按照历法,立春时刻阳气复升。

    新到的奉节知县守着竹筒等着,等到绒毛轻轻地向上浮动,轻轻地飘出了竹筒时,就表示立春的时刻到了。

    立刻鸣锣击鼓,汉子们从县衙里将春牛抬出来,在衙门前击碎。

    男女老幼争先恐后地上前争抢春牛身上的泥块,据说这泥块拿回去撒到家中的田地里,就能保佑今年稻麦丰稔。

    除了县衙这正式场合,各乡各村,也有自己的仪式。

    还是有打春牛,不过这个仪式是有扮演“勾芒神”的农夫执行,表示以神灵的意志唤醒冬闲的耕牛,准备耕作了。

    小儿著鞭鞭土牛,学翁打春先打头。

    黄牛黄蹄白双角,牧童绿蓑笠青篛。

    土脉应雨膏,不似今看乐。

    儿闻年登喜不饥,牛闻年登愁不肥。

    麦穗即看云作帚,稻米亦复珠盈斗。

    大田耕尽却耕山,黄牛从此何时闲?

    ……

    今年的夔州,便要提前实现“大田耕尽却耕山”了。

    稻田大规模普及的第一年,苏油在梁家庄子抓典型作示范。

    探花郎的保证,加上有一套《西南农书》的神圣加持和亩产四百斤的稻种的诱惑,以及自家儿子的怂恿,梁老员外表示可以搞一年看看效果。

    今天要做的事情,是滋田坎,挑泥粪。

    柑橘树下厚厚的鸡粪,牛栏的牛粪,都要挑出来,一来是清理干净畜栏和禽圏,二来是准备堆肥。

    田坎经过一个冬天,会出现细小的缝隙,需要下田用脚探寻,找到后用脚踩稀泥填上,以防漏水。

    之后还要敷田坎,将田里的泥挖出来,给田坎内侧敷上厚厚的一层。

    接下来就是整理农具,苏油趁这段时间,给梁家挖了猪粪坑,修了猪圈,搭了鸡棚架子,实施圈养。

    猪娃是用的可龙里的阉猪崽,等效果出来后,苏油准备让这里成为夔州种苗基地。

    还有一件事情可以做,柑橘树的枝条,用刀子横割,去掉一圈皮,然后用混了草木灰的泥土包住,用稻草扎上,春后会长出根来,剪下来栽到地里,就会变成一株新的柑橘树。

    梁员外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