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三章 劝解(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昭陵修好,韩琦从陵下回来,太后派了中使,交给韩琦一封信。

    韩琦打开一看,全是记录的赵曙所写的轻慢歌词和他在宫中的一些过失。

    韩琦当着使者把信烧了,然后跑去劝太后。

    太后一见韩琦就呜咽流涕:“老身都没有容身之处了,相公要给我作主啊!”

    韩琦劝解道:“这不是官家生病吗?病好了自然就不会这样了。儿子病了,当妈的能不容忍吗?”

    太后很不开心。

    欧阳修也劝:“太后事仁宗数十年,仁圣之德,着于天下。妇人之性,鲜不妬忌。当年温成皇后那么骄恣,太后你都能安然相处,什么都包容。怎么如今母子之间,反而不能忍了呢?”

    太后见得不到支持,只好改口:“得诸君如此,不错。”

    欧阳修说道:“太后放心,此事何独臣等知之,外边没人知道。”

    太后的态度才开始缓和。

    欧阳修又说道:“仁宗在位岁久,德泽在人,人所信服。所以他去世后,天下都听从他的遗命,奉戴嗣君,没人敢有不同意见。”

    “如今太后深居房帷,外边就我们几个措大而已。我们的所为,要不是因为仁宗遗意,天下谁肯听从?!”

    太后终于沉默了。

    这边勉强安顿好,韩琦又跑去见赵曙,赵曙开口就是:“太后待我无恩。”

    就这一句,苏油觉得赵曙再也洗不白了。

    养父母把天下都交给了你,皇帝大行时那样维护你,现在你说养母无恩?

    韩琦心里估计又在日狗,自己立的皇帝,含着泪也要维护下去,只好劝道:“自古圣帝明王,不为少矣,然独称舜为大孝。难道其他人就不孝了吗?并不是。”

    “如果父母慈爱而子孝,这是常事,不足道也;只有象舜这样,父母不慈爱而做儿子的还不失孝道,那才值得称道啊。”

    “因此我们只怕陛下你孝顺太后还不到位,而天下岂有不慈爱的父母!”

    赵曙大悟,也不知道他悟了什么,总之从此才不再说太后的不好了。

    不过这些高层的撕逼,对苏油来说,就是寻常八卦,还不如为百姓带盐重要。

    郁山,一股手臂粗的白色山泉从数米高的岩隙中飞出,跌落在清澈平静的河面上。

    初到此地的人,乍一看,都会以为这是一眼清澈的山泉。

    捧一捧清泉送入口中,没有山泉的甘甜,而是满口咸涩。

    这口卤泉的找到,为夔州盐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剩下的,就是人力。

    从“隶籍于井者,以小舟泊飞水”的运水方式,改变为了输卤笕道运输方式。

    斑驳的崖壁上,如今被打出一个个紧密相连的柱洞。

    源源不绝的卤水,正是顺着这些柱洞上搭建起的输卤笕道,被引入数里之外的作坊之中,那里地势开阔,交通方便,附近还有煤。

    竹笕一头连着盐井,另一头则直通作坊里的蓄卤池。

    制盐卤水含盐度比海水还要低,如果直接烧制,将浪费大量燃料,

    因此还是泼炉印灶法。

    “灶以黄泥筑砌,一灶五锅,井水入锅不能成盐,以之浸渍于灶,咸水皆入灶泥之内,次日则掘此灶土,浸水煎熬五日,而灶掘尽。又另行作灶,浸之掘之亦如前法。”

    这法子有些粗糙,还是如眉山那般,改用烧过的蜂窝煤球。

    简单来说,就是当炉田被火烧到一定程度后,盐工们便不断地将制盐的卤水印入炉田,淋泼在煤球渣上。卤水蒸水分,使炉渣变成盐土。

    如今这里已经半自动化了,有移动的导水竹筒,摇动水车汲水,卤水会顺着管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