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朝廷大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张方平又进中央了,以端明殿学士为翰林承旨。

    韩琦对王安石是警惕的,自从嘉佑三年王安石上万言书以来,两人在思想、作风和治学、治世、治政等方面的见解差异,已经展现了出来。

    据说王安石一次与韩琦议事,争议不合,便说道:“如此,则是俗吏所为。”

    韩琦不为所动,回答说:“公不相知,我韩琦真正是一俗吏。”

    进退宰相,其帖例草议皆出翰林学士。旧制,学士有阙,则第一厅舍人为之。

    要以这旧制,那就该是王安石。

    六年过去,王安石的政见日益显露,因此如今韩琦不愿意王安石入禁林,防止对皇帝造成过多的影响。

    于是张方平便被找来挡路,老张第二次制科之后就干的这个,是旧学士出身,干这活,身份资历毫无瑕疵。

    其实王安石如今正在江宁为母守丧,顺便讲学著述,弟子收了一大帮——计有6佃、龚原、李定、蔡卞、侯书献、郏侨等人。

    说起来又是糟心事儿,王安石守丧期间,邋遢得都没法看,他有个朋友在附近做了高官,写了封信表示慰问,让急脚送去。

    急脚来到王安石家,见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军坐在稻草上,便将信交给他:“老军,将信给你家舍人。”

    王安石便将信拆了,急得急脚直调教:“嘿你个老头怎么回事儿?竟敢私拆你家舍人的信件?!”

    老头这才抬起头:“我就是王安石。”

    嘴炮堂哥和老王八字天生不合,经过各种事件之后,如今几乎不共戴天,连王安石母丧凭吊都懒得去。

    然后知道这事儿之后,《辨奸论》出来了。

    就连苏辙和苏轼都看不下去,兄弟有“嘻其甚矣”之谏。

    不过苏油没劝,都是倔驴,有精力指望他们改脾气,我不如多弄点柑橘树苗实在。

    如今的朝局,让韩琦实在是有点怕了。

    人不到,有资格上书啊,一年后又是一条闹塘鱼。

    朝堂如今容不下太多闹塘鱼,因为撕逼又开始了。

    司马光最近异常活跃。

    作为曾经的礼部尚书和现在的知谏院身份,简直完美。

    因为仁宗皇帝的死,涉及到很多关于礼制的专业知识,司马光表示这是他的主场。

    先就是配祀的问题。

    这是一个学术问题,但是到了皇帝这里,就成了政治问题。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嘛。

    本来大宋到目前是这样郊祀的——冬至、夏至,祀昊天上帝、皇地祗,以太祖配;

    正月上辛祈谷,孟夏雩祀,孟冬祭神州地祗,以太宗配;

    正月上辛祀感生帝,以宣祖配;

    季秋大享明堂,祀昊天上帝,以真宗配。

    现在问题来了,仁宗怎么办?

    翰林学士王珪等援引历史:“唐代宗即位后,季秋大享明堂,以爸爸肃宗配昊天上帝;德宗即位,也是以爸爸代宗配昊天上帝。”

    “所以根据这个成例,我觉得,应当循周公严父之道,让仁宗也配享明堂。”

    有人附议:“王学士说得对,严格按照《孝经》的说法,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这就是所谓的‘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赞成!”

    然后有人反对:“不对啊,周公只是执政大臣而已,实际行祭的是成王啊,文王是成王的爷爷!这叫‘政则周公,祭则成王。’”

    立刻有人引申:“所以如今我朝真宗,就好比周之文王;仁宗,就好比周之武王。武王虽有配天之业,而无配天之祭。没有听说成王为了爸爸武王,就把爷爷文王之祭给废了。所以有真宗爷爷占着位置,仁宗爸爸没办法配明堂。”

    马上又有人提出反对:“以孔子之心推周公之祭,则是严爸爸;以周公之心摄成王之祭,则是严爷爷。所以不管严爷爷还是严爸爸,其实都应该可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