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八章 重见(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二十八章重见

    两边是高高的山岭,森林茂密,沟底一条幽深的石板路伸向远方,就像被劈开了一条缝的竹筒,路边是细密的竹林,将山沟笼得像一个隧道一般,午间里也如黎明一般昏暗。

    “停!”苏油抬手,叫张麒停下马来,然后抽出马鞍边挂着的长剑:“小七哥,下马!”

    张麒也机灵,按理说他们耽误的时间不算长,一路急奔怎么都该赶上了。

    赶紧跳下马来,将两匹马的缰绳捆在一处,挡在自己的身后。

    两人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进,警惕地审视这周围。

    路中间不少的石板缝里,好些长着齐腿肚的青草,没走多远,苏油便现一处青草中间,牵着一根麻线。

    麻线被青草挡住,不留神还真难现。

    这东西张麒在陵井与苏油猎虎时见过,是窝弓的信。

    在道路中间设置这东西,那猎物,就只能是往来客商了。

    苏油脸色一变:“小七哥,撤!”

    然而还是晚了,就听见道路两端人影晃动,嗖嗖窜了出来,前五后三,手持钢刀,脸蒙黑布,拦住了前后通道。

    靠!遇匪了!

    一个大概是匪的蒙面大汉嘿嘿冷笑,高声喊道:“点子可真够机灵的啊!手里的家伙不错,老子收了,交上来吧。”

    苏油将长剑横在胸前,也喊道:“别过来!我乃进京赶考的士子,身边本没什么财物!如果壮士不嫌弃的话,这两匹马可算是买路钱,但这剑是家传之物,让我留下如何?”

    一个蒙面匪徒远远笑道:“后生,你当这是榷场呢?!今天我们马也要,剑也要。人嘛,只看咱大哥的的心情!”

    苏油已经看清前边十步之外的几人额头上隐隐有些花纹,心下思索,这应该是西军中逃出来的散兵游勇,流落在此作土匪的。

    苏油皱眉,高声道:“先前那支商队,还不够喂饱你们的?!”

    一名匪徒哈哈狂笑:“这破地方,十天半月都来不了一支人马!如今陕西那边都知道了咱八虎的名头,过这竹筒沟,都是三五十人结队持杖,可有时间没利市了!所以你们俩嘛,多得少不得,苍蝇蚊子腿,那也是肉啊!”

    众匪哈哈大笑,一名大汉不耐烦,自恃勇武,大踏步上去:“两只弱鸡,老五同他们废什么话,待我上前一刀一个剁完了事儿。”

    就见持剑少年身后的长随抛出一个冒烟的小铁罐,滚落到五人身前:“少爷卧倒!”

    刚刚还在对面大言炎炎的少年士子,立马趴到地上,五名贼人相视一愣,接着就听“轰”的一声巨响。

    当先的两名匪徒立马血肉横飞,扑倒在地再不动弹,后面三人也吓了一大跳,一人身上多了几道口子,顿时鲜血淋漓。

    山道狭窄,爆炸的声音极大,苏油和张麒身后两匹马受到惊吓,齐齐调转马头,向来路狂奔而去。

    因为缰绳是系在一起的,两马只得并肩而行,后方堵截的三人大惊,想要转身奔逃,却转眼就被惊马撞翻,接着被钉了铁掌的马蹄踏过,筋断骨折,号呼不已。

    八人的土匪队伍,转眼就只剩下三人还有战斗力。

    但是匪估计也是西军中曾经的惯战之徒,纵然变生肘腋,却顾不得耳朵里嗡嗡作响,眼神里都是狂热。

    挥刀逼迫剩余两人不退反进,狂喊道:“这是号炮一类的军器,莫要慌张!他们现在手空了!”

    “拿下这俩小贼子,给兄弟们报仇!就凭这件军器,无论西夏契丹,都是一生富贵!”

    苏油赶紧和张麒后退,匪徒们狂呼着冲过来,就听见噗噗几声,周围树丛里,射出几枝暗箭。

    却原来是追来的悍匪们竟然忘记了自己设置的陷阱,这一下子触了窝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