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章 王文郁(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三十章王文郁

    算了,苏油也懒得争辩:“你们这条路上,可还安全?下边那个什么沟,白天都跟晚上似的……”

    驿丞陪笑道:“这个,不瞒中使,也是你洪福齐天,霸气威武,歹人见到,自然退避三舍。其实……其实竹筒沟梨子庙那边,有几个强人出没的。”

    苏油拿眼睛横他:“看来你们倒是相安无事?”

    驿丞拱手道:“此处有个巡检关哨,一伙军士守着,他们也不敢乱来。”

    苏油摆出王中正的做派,阴阳怪气地道:“那要是咱家想立这个剿匪的功劳,你觉得找谁合适?”

    驿丞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贵使既然都已经过了竹筒沟,那又何必多生枝节?万一失事,悍匪们来报复……”

    苏油恍然大悟地看着驿丞:“哦,原来都是一伙的啊……”

    驿丞脸都白了:“别别别,贵使你请少待,我这就去将巡检给你叫来。”

    宫里的贵人们,信口攀诬的本事儿实在是太厉害了!

    没一会,一个身着布衣军服的壮汉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是甚鸟阉人!敢信口攀诬洒家!”

    苏油喝着茶:“阉者没鸟,鸟者没阉,军汉你这话就没说对。”

    “啊?”那壮汉还是第一次见到满嘴阉啊鸟啊一点忌讳都没有的内官:“你们……你们都这么粗犷的吗?”

    苏油阴恻恻说道:“挺有胆色啊,见官不拜?”

    那壮汉竟然觉得这小内官的做派有些与众不同,不由得膝盖就弯了下来:“小人铁门关管界巡检王文郁,参见中使。”

    苏油说道:“山下梨子庙有匪为祸,因何不剿?这该是巡检的职责吧?”

    王文郁说道:“中使,不是小人不剿,实在是没办法剿哇!”

    苏油奇道:“为何?”

    王文郁说道:“小人乃宣汉县巡检,上头还有县尉挡着,不合多喝两口黄汤,与县尉起了争执,鸟县尉便派我来到此关,本就是起了加害之心!”

    苏油说道:“什么意思?这关卡就你一个兵?”

    王文郁郁闷道:“兵倒是有十来个,都是县尉调来的老弱病残,就等着匪徒上关洗劫,以此陷害我呢。”

    苏油问道:“那他们如何又没来?”

    王文郁说道:“上次他们想上来,被我用扁担挡住了,如今相安无事便罢。过往客商,便提醒他们结队而行,实在劝不住非要送命的,也由他。反正下了此关,就是利州的事务了,与我陕西无关。”

    靠!还有这操作!等一下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苏油问道:“扁担?”

    王文郁说道:“那鸟县尉连军器都不给俺,听闻贼被俺拦住后,又调走了三个老病军士。”

    说完又笑:“好在我的岩桑木哨棍快制好了,到时候一样不怕那几个毛贼!”

    苏油斜眼看他:“哟,很自信啊。”

    王文郁艳羡地看着张麒背上的雕弓:“我是没好器械,给我一把弓,那就该我去找他们了。”

    苏油一抬手:“小七,给他!”

    张麒将箭囊和弓取下来,扔到王文郁的身前。

    王文郁以后世足球守门员敏捷扑救的姿势,一个飞扑将雕弓抓在手里:“郎君!这可是同州来的好货色!岂可如此糟践!”

    苏油笑道:“少废话,现在弓有了,看看你的能耐!”

    王文郁地试了试弓,有抽出一支箭来:“好古怪的箭……”

    说完对着七十步外一株柳树:“看我取那横枝——”

    然后,箭从横枝上掠过。

    周围一群人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王文郁怒了:“这箭不飘,是我多虑了。贵人再看!”

    说完唰唰唰连三箭,长箭笃笃笃插在柳树横枝上,呈一个品字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