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小隐君(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小隐君

    镇戎军的山城不小,可以容纳数万人。

    山城中间是一个大校场,校场边是简单的草顶泥屋。

    姚兕领着苏油和张麒进了一间侧屋,说道:“就请太守在此处相候,知军很快便到。”

    看着屋子里边的桌椅,帷帐,木质杯盘,到处都写着“仇雠未报”四个字,苏油叹息道:“武之,想来祖上,也是没于伐夏之役。”

    姚兕虎目含泪:“我家祖籍乃陕西三原,家父讳宝,我与弟弟还在年幼时,就战死于定川寨之役。官家怜悯,拔我为右班殿直。于今已然老大,然父仇未雪,殊为不肖!”

    苏油说道:“固然是家仇,也是国恨。西夏李氏。累受恩隆,却长怀枭猄之心。大宋立国百年,如今已成老疲之态,当思振作才是。”

    “巡检有此雄心,固然可嘉,但是须知兵者不详,未虑胜,先虑不胜。”

    “国事艰难,贼势炽张。朝中之前有议,欲与陕西三丁刺一勇,聚十八万兵,以防西夏。”

    “司马大谏力阻此事,苏油不才,才领了渭州的差遣,从老家带出来万五乡勇,替陕西百姓挡上一波。”

    姚兕拱手道:“太守固然是好心,但是只怕西南乡勇,不得用啊……”

    苏油笑道:“得用不得用,旬月便知,好歹也是习战之兵,总比民夫强吧?看来知军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来,那我就借贵地料理一些公务,巡检没意见吧?”

    姚兕觉得这小知州比那些鼻孔冲着天的文官好了不知多少倍,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太守你请自便,知军那里,我再去给你催催。”

    苏油笑着打开书包:“没关系,我能等。”

    姚兕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不再说话,拱了拱手,大踏步去了。

    苏油取过信笺,开始给各处写信。

    先是枢密使富弼,信中写自己已经安然抵达渭州。城防松懈,没有防范之心,不是边城格局。

    不过他不准备修改,或者有机会用计。

    又写了小隐君治军还算严整,不过陇关城防少了呼应,和渭州之间的战略纵深也不足。

    兵力部署过于简单,没有形成层层阻击之势,庆历年间的寨堡,多数荒废,当是财力不足的原因。

    接着是关心他的软足病,说是玉局观已经有研究成果,这病多是权贵豪门才得,而穷人反而不生,乃是所食稻米麦面过精所致,应当适当摄入一些粗粮。

    如果糙米吃不进去,那还有一道菜,西南叫麦鸡婆,就是用粗麦面做面片,和酸菜,新鲜的豆子和瘦肉片打汤,味美开胃不说,还营养丰富。每月吃上几顿,软足病当能慢慢调理好。

    第二封信写给中书韩琦,叙述渭州的民事情形。如今看来,农时已误,请求减免今年渭州赋税。

    第三封写给苏小妹,要她侍奉好太后,还有利用皇家工坊的技术优势,将几款琉璃料配方用起来,让鲜艳的绿色,蓝色,红色和黄色的琉璃制品,在汴京形成风潮,然后影响西夏和辽国,他好在渭州卖高价。

    第四封写给商州的高士林,筹备工坊之余,与周围土著打听何处可以建设马场,据他所知,商洛一带,汉唐时皆是军马场,可做放牧牲畜之用。

    第五封写给陕西路都转运使薛向,算是报到。

    虽然渭州是经济特区,但是诸多举措,还需要向明公汇报,自己会尽快抽时间求见,共同商量渭州经济策略。

    第六封写给赵抃,蜀中是囤安军和控鹤军前期的后勤基地,后期粮草就地解决后,不少的战争物资,同样要蜀中继续支持。

    张麒则打开包裹,取出奶油和茶叶,用姚兕的茶壶煮起了奶茶。

    ……

    白虎堂中,姚兕正在给种诂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