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章 纲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六十章纲领

    让张麒给众人倒上奶茶,苏油说道:“这还是我在二林部弄的,寿翁你尝尝,这个对长身体也有好处哟。”

    种谊双手接过:“真的?”

    苏油笑道:“你看我的个子就知道了。”

    种诂也尝了一口:“这个只怕羌蛮吐蕃人会更加喜欢。”

    苏油说道:“是,本来就是来自蛮地的东西。”

    说完又道:“到处都有隐士高人啊,我在西南就见到过一位范先生,一生穷力归化二林部。几乎以一人之能,换得西南的平静。知军令先祖想来也是此一类人物,听闻老小隐君,均精擅春秋?”

    种诂赶忙谦虚:“岂敢岂敢,先祖的学问那是没说的,不过末将就不够看了。”

    苏油笑道:“巧了,我的经也是《春秋》,老师是西南大家唐彦通,想来蜀学与关学,有些不同,正要与知军讨教一番。”

    于是两人又开始议论起《春秋》来,种诂不由得心生疑惑,这小子冒雪跑我这里来,就是为了跟我东拉西扯讨论学问?

    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反正我已经出招,如今就一个以不变应万变。

    不过苏油学问是没问题的,渐渐的种诂也被蜀学的一些理论吸引,认真辩论起来。

    等到种诂兴趣起来,苏油却又话锋一转:“汉书有云,《洪范》八政,一曰食,二曰货。二者生民之本。食足货通,然后国实民富,而教化成。是为政。”

    “《易》称:‘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

    “财者,帝王所以聚人守位,养成群生,奉顺天德,治国安民之本也。是以圣王域民,筑城郭以居之;制庐井以均之;开市肆以通之;设庠序以教之。”

    “学以居位曰士,辟土殖谷曰农,作巧成器曰工,通财鬻货曰商。圣王量能授事,四民陈力受职。故朝无废官,邑无敖民,地无旷土,而致天下清平。”

    种诂拱手道:“探花郎的学识,末将佩服。”

    苏油笑道:“说这些其实没别的意思,《汉书》知军自是熟悉的。摘出这几句,作为我来渭州的施政纲领而已。”

    “知军,朝廷已经同意于渭州开行榷市,渭州转眼便会繁荣,却不知为何种家要将产业撤出城去呢?”

    种诂嘿嘿笑了两声:“听闻太守也是应过制科的,《六韬》,《司马策》,想来精熟。”

    “为帅之要,未虑胜,先虑败;不计功获,先计保全。”

    “渭州去岁兵隳,到今日又已误了农时,大质不才,也知道陕北接下来就是一场饥荒。”

    “然太守在朝堂大言,要在渭州屯田,还要以此吸引西夏谅祚,企望军勋?呵呵呵,此等宏图,种家不敢参与,只好退避三舍。”

    苏油看着种诂:“那你刚刚还和我讨论半天《春秋》?”

    种诂拱手道:“学问归学问,实政归实政。太守有兴,末将不敢不奉陪。这叫……一码归一码。”

    苏油叹气道:“知军,要知道渭州城一撤出,再想进可就难了。”

    种诂微笑道:“无妨,如果太守有陶朱公的手段,那末将只会欣悦我大宋得人。”

    苏油严肃道:“真不参与?”

    种诂道:“真不参与。”

    苏油从书包里翻出来一摞契约:“也罢,如不参与,知军是否有意,将这些产业售?”

    种诂皱着眉取过契约看了,都是种家在城中的产业,皮货行,布坊,药行,林林总总不下十余处。

    苏油说道:“这些地方,都是好地段啊,既然种家如今也不打算用了,那知军不妨开个价,我让四通商号收了便是。”

    种诂冷笑道:“太守是想逼迫我种家离开渭州城?”

    苏油也冷笑道:“逼迫?我可是诚邀你共谋渭州大计,是你自己不看好,非要撤出城去好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