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 李老员外(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六十一章李老员外

    苏油却神色不动,将茶杯放下:“还是那句话,一码归一码。”

    “治军料敌,决胜疆场,那是你种大质的事;理政安民,生繁致富,则是我苏明润的事。”

    “陕西军士百姓,固然值得同情,然而制度就是制度。”

    “渭州榷市,必须是我这个知渭州军州事来主导,而且我敢向你保证,收益比你如今偷偷摸摸的搞,丰厚得多。”

    “镇戎军去年‘榷易’收益多少?你报个数来听听。”

    种诂对这铁石心肠的知州有些无语了,不由得有些丧气:“出了这屋子我是不认的,这话就在这里说说,六万贯。”

    苏油笑了:“守着这么好个地方,冒着杀头的风险,一年才六万贯?大质你就不是生意人啊……不对你肯定打埋伏了……”

    种诂满脸通红:“明润你休得取笑。一匹马才挣六百钱,真当钱是天上掉下来的?”

    苏油将衙门里边搜出来那些地契重新放回包里:“刚刚那番话打动我了,前议作罢,都不忍心欺负你。”

    “既然你不会做生意,这事情就还得我来。不过你种家这些店铺,我给你留着,算我转运司租用。镇戎军那些偷偷摸摸的功夫就省了吧。你只需晓谕周边,告诉他们渭州即将开市,牲畜肯定是最受欢迎的大宗,有多少我收多少!”

    种诂忐忑地说道:“那我镇戎军军费……”

    苏油说道:“给你凑个整,十万贯!”

    种诂考虑了一阵,一拍大腿:“就信明润一回!那我一会儿将从人掌柜的再打回去。”

    苏油微微一笑,转眼却勃然大怒,一脚将几案踢翻:“无识之徒!枉我冒雪而来,竟然胆敢小视与我!种大质你慢慢瞧好,看我回去敢不敢抄了你城中资产!”

    种诂也说翻脸就翻脸,同样怒喝道:“当真不知所谓!探花就可以为所欲为?须知王法难欺!老子就是不卖,你来咬我?!”

    苏油一甩袍袖:“小七哥,我们走!敬酒不吃吃罚酒,真当你种家就能在陕西一手遮天!种大质,你等着看我手段吧!”

    种诂呵呵冷笑:“我呸!老子随翁翁读书的时候,你还在乡下玩泥呢!无知小儿,老子还要参你呢!”

    张麒刚被种诂说得热泪盈眶,转眼又傻了,这俩货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这是又说了啥我们听不懂的了?

    出得门来,苏油冷得一个哆嗦,脸色更是铁青,怒气冲冲上了拳毛赤,转身举鞭稍指着白虎堂:“种大质!以文制武是国朝定政!你敢跋扈,那就要承担后果!”

    说完甩鞭而去。

    张麒只好赶紧跟上。

    两人狂奔了一阵,苏油钻进一片树林,跳下马来:“我的天快冻死了,赶紧给我把羽绒袍子翻出来,还有护耳帽,手套,啊……啊嚏!”

    张麒赶紧上前给苏油穿戴:“小少爷,那种大质不是都已经认软了,你又何苦突然翻脸激怒他?”

    苏油笑眯眯地说道:“连你都被骗过了啊?呵呵呵那就没问题了。”

    张麒这才反应过来:“你们……你们是在演戏?”

    苏油笑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二把就烧到军方头上,导致文武不和,本来就很正常嘛,这通操作可信度很高的……”

    张麒摇着脑袋夸奖:“他种大质能如此通透?一抖就机灵!啧啧啧难得能见到一个和你坏得旗鼓相当的……”

    回到渭州,苏油三日没有出衙门,坊间传言,小太守在镇戎军碰了个大钉子,气病了。

    苏油鼻子揪得红红的,坐衙时手里捧着个红糖姜水杯子,秉承一贯的风格,通判主政,他副署。

    这是后世带过来的习惯,领导都是最后签字,这样才有派头。

    但是蔡确非常不习惯:“明润啊,这也太僭越了……”

    苏油吸了吸鼻子:“别说那些,几个案子都料理清楚了?”

    蔡确笑道:“清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