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六章 火边子(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60; 另一边石薇继续处理鹿茸,冯家父子料理鹿皮鹿筋,都在忙活。

    早上起来,苏油让冯大拿藤丝和木头绑了个架子,用木板围上,变成一个烘箱。

    将卤鹿肉和风到半干的鹿肉片挂到烘箱里,用黄泥抹了缝,然后从柴房里拎出来一筐粪饼:“昨天就看到你家娘子在烧这个,没有这个,火边子牛肉就做不成!”

    粪饼就是用又稀又湿的牛屎混合一些黄泥和青草,做成直径约一尺的圆形簿片,状似一张大饼,贴在墙上或石壁上晾干而成。

    粪饼是好燃料,火焰绿幽幽的,灶内不但没有牛屎的臭味,反而会出一阵阵奇异的草香,在陵井上叫“牛屎粑”,比蜂窝煤还要受欢迎。

    牛肉不同于猪肉,因为牛肉本身缺乏油脂,如果像熏腊肉那样,用松柏枝、豆粕木粉等处理的话,熏后的牛肉干总有一股烟焦味,不好吃。

    一物降一物,就得牛屎粑才行。

    用火钳从灶内夹着三块牛屎粑,送入棚架内,只见牛屎粑的边缘出丝丝微火,火焰似水煤气一样呈绿色,没有一点烟味,火的边缘正好烤在簿片牛肉上。

    半个时辰后,苏油取出一片架上已经被火烤干的鹿肉片,再用干净棕刷刷上一层熟油,撒上早已准备好的小葱末,把牛肉切成小片,笑道:“成了,这就是火边肉,就着烙饼和粟米粥,吃过去渠勘察!”

    冯老汉拈起一片,现烘干后的鹿肉片变得更薄了,隔着初升的阳光都能透出人影。

    放进嘴里品尝,顿觉得鲜香出奇,竟然又是从没有吃过的好吃东西。

    苏油也尝了一口:“还差了点手艺,工具也不太趁手。”

    “富顺监有个新谚语——‘山小牛屎多,街短牛肉多,河小盐船多,路窄车子多。’”

    “这火边子牛肉的开切刀工极为讲究,要求牵开时厚薄均匀,能隐隐照的过光亮,但又不允许有一点点破漏。”

    “大规模烤肉还要用大眼竹篾笆,下用特作的梁子托住。”

    “但是大致做法就是这样了。等以后牛多了,可以作为村里一个产业。”

    冯老汉乐得连连摇头:“可不敢想呢……要做成产业,那得多少牛才够啊……”

    苏油笑道:“如今富顺陵井两处,每年汰换下来的废牛就上千头。这里靠近蕃部,牛羊那还不得山囤海集?只要你能做出来,四通商号就能给你们卖到东西两京去!”

    冯老汉拱手道:“要真有那一天,村里就得给小官人立生祠!”

    苏油摆手道:“可别!屠宰行供奉的那是张飞张翼德,小爷怕是比他西乡侯要帅美几分!”

    一屋子人都乐了,石薇端着碗,崇慕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小油哥哥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给那里带来笑声。

    吃过饭,石薇取来鹿茸,对苏油说道:“小油哥哥你看,鹿茸炮制好了。”

    苏油取过来,对着茸角按了按:“咦?茸尖是软的?”

    石薇用鸡蛋清将茸角上的飞皮细致地一一贴回去,然后放到阴凉处:“对,从软变硬,再从硬变软,最后风干后就算炮制出来了。”

    “之后还要用永春露浸泡后烙干,元德公说那样才……哎呀小油哥哥你赶紧抬头!”

    苏油赶紧将头抬起来:“怎么了……我去……”

    就觉得自己鼻子潮,然后伸手一抹,鼻血流出来了。

    石薇抓起他的手按压几处穴位:“叫你贪嘴,昨天一盘鹿腰,今早又吃那么多鹿肉干!这下补过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