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交相辉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交相辉映

    “蜀学之论,与诸派之别,在于重情。至理而不近人情者,如月圆而皎,美则美矣,却无实用。人欲而合情者,虽如牛阃之泥,亦足肥田。”

    “是故不近人情者,不是天理;不伤人情者,不是恶欲。”

    “至于你说的夫妻为天理,纳妾为人欲,从苏油的理解来说,则是另外一番理解。”

    “夫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体近人情的天理。”

    “从这上面讲,妻于夫独爱,奈何夫与妾分宠,这便是辜负人情。至于好色无厌,更是下作。”

    “人有爱美之心,这是天理;但是因为爱美便要千方百计的占有,甚至不惜给别人造成伤害,这就是人欲了。”

    “说到美食,苏油就更加有言权了。追求美食,我不认为是恶欲。”

    “蜀中酱油,豆瓣,豆豉,酸菜推广开后,诸多以前人人避之不及的东西,翻成佳肴。一头猪的产出,比以往多了几乎一倍,如何能说没有用呢?”

    “真正的人欲,不在食物是否精美,穿着是否华丽,而在于主人对天下的贡献和付出,匹配不上那份精美和华丽!”

    “唐太宗喜好骏马苍鹰,会游狩猎;辽朝诸君,亦是如此。但两者可能相提并论?”

    张载沉思半晌:“此论倒是合乎情理,然而如此说来,人人追求鲜衣美食,珍玩美器,这不是争斗之源?离上古之治,岂非日远?”

    苏油说道:“当尧之世,草屋而葛衣。”

    “当舜之世,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

    “当禹之世,始有金鼎。”

    “再论三代之前,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

    “民茹毛饮血,弱且病。有圣人作,钻木以取火,得熟食而使健,又制网得渔,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燧人氏。”

    “民乏谷食,有圣人作,制耒耜、种五谷、尝百草。饥有食,病得痊。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神农氏。”

    “是故三代之世,所盛者德,王以德致天下。非以工技物产称焉。”

    “夫子所称者,乃政治清明,人情敦睦,治者以天下为公,受治者忠勤己任。”

    “如果不加辨识,还想着饭粗粝,住巢屋,采草度日,却又是买椟还珠,泥古不化了。”

    “治政之难,其在使民丰足,而德近上古乎?”

    张载喃喃道:“情为理之始,亦为欲之始;立天理,去人欲,以致绝情;而情不可绝,故只能体近人情,即近天理……”

    苏油补充道:“以他心为己心,即体近人情天理之道。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让最大多数的人完其命而不觉缺憾,守其性而不觉拘束,得其教而不觉厌烦,是为中庸。”

    张载感慨道:“明润年纪虽然幼小,但是与义理却是思之甚深,都说蜀中文士多文辞而少义理,如今看来,所言不实。我还有一个问题请教。”

    苏油躬身道:“不敢,还请先生道来。”

    张载说道:“君子小人,能否共立于朝?”

    这话如果是别人问出来,苏油肯定会怀疑其用心,不过张载问出来,那是真心追求学问。

    苏油也不避讳,这本身就是他今后立身处世之道。

    于是直言道:“先生的元炁说,可已大成?”

    这是关学的核心内容。

    宇宙和世界的本原,其基础是物质还是精神,这是哲学的最基本的问题,也是每个哲学家必须回答的问题。

    张载认为,炁,可以用来表述物质存在的基本形式和物质运动基本状态,不论聚为有象的“有”还是散为无形的“无”,究其实质,都是“有”。

    而“无”,则是一个理论上的概念,实际上不存在,所谓“太虚即炁,则无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