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八章 王文郁的心思(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百九十八章王文郁的心思

    古柳婆娑的鱼儿桥边,有一个“葫芦鸡”的小招牌。

    夕阳外面,招牌下边,几张抹的干干净净的小方桌,散着沉静的光泽。

    一个年轻的妇人在收拾桌面,寡妇人家,收摊要早一些,也免得邻居闲话。

    葫芦鸡据说是唐代礼部尚书韦陟的官厨明的,制作时先将鸡放在清水中漂洗,除净血污,煮时用麻丝将鸡捆好,以保持鸡的整形。

    待锅内凉水烧沸,投入肥鸡,煮一炷香时分取出,盛—盆内,添肉汤、米酒、精盐、葱、姜,几味香料,入笼蒸透,再进行油炸。

    待到炸至金黄,随即盛盘中,上桌时另带小碟花椒盐佐食。

    韦陟出身世宦,凭借父兄荫庇,平步朝堂,官至郇国公。

    此人从小锦衣玉食,穷奢极欲,对膳食极为讲究。

    小苏探花找寻渭州美食来到这里,品尝了葫芦鸡后,欣然命笔,写下“人欲不饭筋骨舒,夤缘须认郇公厨”的帘招。

    还打听韦家娘子与韦陟的关系,不过韦家娘子小门小户好几代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听说小苏探花将这菜弄到了方知味,手法差不多,不过以整鸡脱骨法去鸡骨,在鸡腹内酿入四川特产的圆糯米、鲜豌豆、熟火腿、苡仁、芡实、香菌、莲子、百合等八种馅料,成为方知味的又一道招牌名菜,取名为“八宝葫芦鸡”。

    不过探花郎说那种做法是为了入大雅之堂,要讲一声好,还就韦娘子家的本色本味更有风味乡情。

    小石板路上出现了一个长长的声影,太熟悉了,石家小娘子和阿囤娘子常常支使他来自己这里买鸡。

    王文郁来到布招下头,拿抹布擦拭桌子,然后开始朝屋里搬:“玉娘,我输了。”

    玉娘微微一笑:“没事儿,我都听说了,大郎最后一箭偏了。”

    王文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小苏探花说渭州可能要打战了,我……”

    玉娘身子一僵,眼里渐渐包起了泪水:“你故意的?”

    “你怕射箭夺冠,得了锦标,你的那些战友就会起哄让你娶我?”

    王文郁有些手足无措:“刀剑无眼,玉娘,我不是怕自己,我是怕你……”

    玉娘的眼泪下来了:“怕我当二茬寡妇?怕街坊邻居闲话?怕小钟再次没爹?”

    街口转出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眉山扎染的麻布书包:“王叔叔,你为什么不愿意娶我娘?你不喜欢她吗?不喜欢我吗?是因为我拖油瓶吗?”

    王文郁赶紧蹲下身子,牵着小钟儿的手:“你娘这么好,我怎么会不愿意娶你娘?你学问比叔都强,叔怎么会不喜欢?是……是叔怕这一去,就回不来……”

    小钟儿哇地一声哭了,一把抱住王文郁:“叔你别去!我不要你跟爹爹一样……”

    王文郁爱怜地摸着小钟儿的脑袋:“叔怎么能不去?工作队里的小郎君说得明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知道啥叫匹夫不?叔这样的光棍就是匹夫。”

    小钟儿哭哭啼啼:“不,不是,张山长说,匹夫是代指每一个宋人……探……探花哥哥说……国家……生病了……我们要……要治好他……就得扎针……吃苦药……会痛……可爹爹被痛没了……舅舅……也痛没了……我们还要痛多久……叔我们还要痛多久……”

    王文郁虎目含泪,抹去小钟儿脸上的泪水:“钟儿乖,不怕,叔……叔也不知道要痛多久,但是叔跟你保证,只要叔还在,就痛不到你跟你娘这儿来!”

    说完站起身来,摸出一个红折子交给玉娘:“我跟控鹤军那帮杀才没法比,才入伍几个月,这折子上,只有五十贯。”

    “我真没用,赛场上想得明白,一见你却又忍不住改主意……玉娘,明天我们就去官府那里登记,就算我没了,也还有不少抚……”

    玉娘吓得一把捂住他的嘴:“说什么疯话!你要平平安安地回来!”

    说完又羞得把手收了回来:“不行,明天不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