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三章 朝堂的分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零三章朝堂的分析

    一名手下走了过来:“公子,韩五快不行了。”

    李文钊摇了摇头,屡仆屡起十几年,这点打击,早就不在话下了。

    来到韩五身边,握住他的手:“哥哥,是我连累你了。”

    韩五摇头:“跟着公子,韩五……才成了人,一路走来,多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公子,韩五……谢你,只是没办法……再追随了……只恨……未见公子……得成大业……”

    再是铁石心肠,李文钊也俊目含泪,揽着他的肩膀,从他的腰上解下匕:“一会儿灵魂脱了躯壳,哥哥就附到这匕上。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带着大家回去,这一路走来的兄弟,我都会带着,去地斤泽找个地方……我们啦,就每天就看着海子,看着那蓝色的海子,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朵,白色的羊……”

    韩五轻轻皱了下眉头,然后又舒展开来,接着笑了。

    他的胸口,插上了那柄匕。

    李文钊的眼泪终于下来了:“兄弟,黄泉路上,别走得太快,等着兄弟。”

    韩五死了,李文钊将他轻轻放下,将匕擦拭干净,收入马上的囊中:“把哥哥埋了,转移吧,这里也不能待太久。”

    手下问道:“公子,我们去哪里?”

    李文钊皱着眉头:“给渭州小知州送去消息,告诉他,环庆那边只是烟雾。”

    “家梁这疯狗为什么这么急着咬人?那是因为谅祚就在天都山。”

    “然后啊,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坐山观虎斗。”

    手下迟疑道:“给宋人送消息?公子,我们可是西夏人,谅祚那些手下,是我们族人啊……”

    李文钊苦笑道:“捻纳,这是为了我们的生存。”

    “谅祚七万大军已经集结,我们只剩这三四十人,还有什么资格同情他?”

    “我也不是想让西夏大败,苏探花和种大,手里满打满算一万多正军,两万厢军,他们要是熬不过去,环庆延渭的六谷蕃也跟着完蛋了,到时候,我们才真的麻烦。”

    芭里捻纳点了点头:“还是公子考虑得周翔,那我去埋了韩五哥。”

    李文钊看着芭里捻纳的背影,目光变得无比深沉。

    ……

    赵曙接到薛向的军报,万年木讷的神情也有了一些紧张:“不是说引诱西夏人去渭州吗?为何战事在环庆生?苏明润的谋略,是否真如相公们所言那般值得信任?”

    韩琦不由得翻起白眼,这大战还没有正式打,便准备寻找背锅侠了吗?

    于是躬身道:“陛下,苏明润也不是白起,李靖,在渭州一年,做得真的不错了。如果谅祚不寇渭州,能得到两年修养的时机,那也未尝不是好事。”

    赵曙说道:“两匹夏主的龙驹,怎么到达的渭州城,却也是蹊跷。”

    富弼说道:“渭州奏报,天马惊现渭州城北,是几个学宫少年最先现,苏明润还想上报祥瑞,被薛向制止,查验后现马臀上有西夏王室的印记,方知是夏主养在行宫的骏马。”

    欧阳修骂道:“苏明润此举实在是荒唐,居然说是我大宋官家仁厚政治清明,因此引得西夏马来朝!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他难道想做幸臣?”

    不由人都不敢吭声,你是铁头你厉害,这话这屋子里就你敢说。

    赵曙也有些尴尬,问道:“会不会是边将挑衅,企图激怒夏主,引兵交斗企图立功?

    富弼说道:“这事情应该不是苏油做的,后来天都山梁屹多埋来要马,苏油话没多说就还了回去,做事情还是老成的。”

    就连司马光都看不下去了:“派苏明润帅渭,当日里相公,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