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九章 尖厉獠牙(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零九章尖厉獠牙

    手下蹒跚着过来请战,但是梁格嵬冷硬地拒绝了,狂奔百里,然后咬着牙立寨,如今的五千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一千人的损失,还承受得住,要是丢了石门峡,那才是打乱了兀卒的大计。

    梁格嵬心里盘踞着很多的疑问,这次遭遇的宋军,与以往从气质,战法,方方面面都有了很多不同。

    比如宋人的三千骑军,难道真的是仅仅比自己慢了一步?

    昨天就是在这判断上吃了大亏,以为对方与自己一般长途奔袭,结果从对方的战力来看,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

    再比如昨夜的斥候,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这说明他们一出自己视线,就扎进了对手的大圈套里边。宋军取得这么大的战果,竟然不见好就收?

    还有那种挑衅的方式,这是西夏人才有的行为,听说这么干,宋军将领是要被文官们弹劾的,他们怎么敢这么干?

    不过梁格嵬并不害怕迎战,只需将人马修养两天,等到兀卒到来,他会第一个冲出去,让对面那些嚣张的猴子碎尸万段。

    就在这时,有人仓皇来报:“席豫萨童出战了!”

    梁格嵬大怒:“敢违我将令!”

    席豫萨童是梁格嵬骑军副将,昨日战没的老将席豫弘期的长子。

    西夏全民皆兵,就连妇女都有“健妇营”,被称作“麻魁”。

    正因为全民皆兵,因此其组织也常以部族为群体。军令,有时候挡不住血脉亲情的呼唤。

    一匹黑马当先,区区五百人,成一个锥字形,朝着刺着人头的竹竿处奔去。

    挑衅的宋军猥琐至极,见到寨中出来一支小队伍,立刻砍倒剩余的俘虏,拔起竹竿奔逃。

    席豫萨童仰天痛啸:“无耻宋狗!”

    等追出五里,前方的景象让席豫萨童瞳孔急剧收缩。

    两千骑军已经严阵以待,阵前,高高立着族长的头颅!

    席豫萨童抽出长刀:“席豫部的耻辱,只能用鲜血来洗刷!死战!”

    身边的武士一起抽出兵器:“死战!死战!死战!”

    梁格嵬听见远方地平线下传来隐约悲怆的呐喊,不由得狠狠一拳砸在寨墙上:“再有不遵军令者,立斩!只等兀卒大军到来,我自会带着你们,去给死去的勇士们复仇!”

    所有人都不再言语,只静静地在城头守候,希望会有奇迹的生。

    然而直到夜幕重新降临,席豫部,也没有一人一马回来。

    一天半以后,谅祚大军离石门堡尚有十五里,梁格嵬便领着五千轻骑,冲出寨门,向南面杀去。

    所有轻骑,宁愿迎上宋军的刀口,也不愿承受兀卒的震怒。

    战马两天时间还调整不过来,五千骑军都是备用的单骑。

    南下三十里,副将一指天空:“都管你看!”

    天空中,几只不详的秃鹫在盘旋。

    拨马来到一处谷口,便见到前方几百赤身裸体的尸,横七竖八地摆成了一个圆圈,两根竹竿高高挑在正中,两颗怒目犹张的人头,一白,一黑,并立在那里。

    梁格嵬鼻翼一下子就张大了,胸口不断起伏,眼珠赤红地说道:“去将两位勇士的头颅取下,送回大营和尸身一起妥葬!”

    副将应命上前,小心绕过尸,将竹竿拔了起来。

    然后就听见“轰隆”一声震荡山谷的巨响,梁格嵬只见到一团烟尘将副将高高抛起,然后撕扯成数段!

    战马惊嘶不已,有的掉头往来路狂奔,有的向两侧山坡冲去,有的直接腿一软摔倒在地,屎尿横流。

    梁格嵬的战马狂跳甩头,几乎将他颠下马来,就在他惊魂未定之际,两侧山谷亮起了两支大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