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四章 接战(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一十四章接战

    梁屹多埋也是言谈便给:“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景宗之时,诸事草创,故有未如意者;于今夏国已然壮大,制度多立。有功者赏之,有劳者慰之。景洵累试不第,一旦投夏,便为太子中允,今上即位,立获大用,前后不过数年。”

    “这就是贵朝富公的道路。明润,你本探花华选,然在大宋所任,可受重视?”

    “留京则是工坊杂务,外放则是边鄙蛮荒。再看我大夏,屹多埋如此贪虐无能,也为一路都管;我那堂叔,公子一笑擒之,却也是重职在身。公子如有意,权位必在堂叔和屹多埋之上。”

    苏油叹了口气:“梁兄说笑了,苏油自幼孤贫,非皇宋育我于襁褓,官家拨我于泥涂,岂有今日?苏油一生,为大宋尽瘁而已。”

    “皇宋纵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它是一个孤童老妪都能得养的国度,是一个物产丰饶文化丰赡的国度。梁兄,我爱书如命,要是入了西夏,想读书了,怎么办?”

    梁屹多埋看了看手里的玉瓷盖碗:“公子养尊处优,饮食器用皆是精到,我大夏的确没有这些东西。”

    “不过公子,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囤安寨转眼翻覆,你已经为大宋尽力了,又何必继续坚持呢?”

    苏油说道:“哦?我囤安寨,士马精强,器甲锋固,粮储滋足,寨堡坚良,何谓转眼翻覆?”

    梁屹多埋将茶一饮而尽:“公子这雪芽茶真是极品,再来一杯。”

    苏油微笑道:“你是想说,我囤安寨缺水?”

    梁屹多埋笑道:“昨日寨中之乱,不就是一个预演吗?公子手段高明,却也有数人越墙逃出,让我军获知实情。”

    “兀卒不放心,特命屹多埋前来探视,今日我所见的,是城中两口大池里边,那些本为防止下毒而投的鱼,背鳍可都要露出水面了。”

    苏油眉毛一扬:“你还是细作?夏主不怕我把你斩了?!”

    梁屹多埋浑然不惧,得意地笑道:“世间岂有斩使节的苏探花乎?明润,我是真心为了你好,既然已经走投无路,降了吧。”

    苏油将玉瓷盖碗擦拭干净,取来一个盒子装了,似乎非常的不舍:“这还是我幼年时在眉山的明,瓷质坚实如玉,好东西啊……梁兄,大宋君臣政治,固然俱有不如意处,但这个国家,这些百姓,这些产物,真的好……”

    “梁兄,苏油束受教,于义理早就想得明白,非张元,吴昊,景洵,家梁那些累试不第之徒可比。”

    “我蜀学理工认为,有一种高贵的东西,它远远过个人生命的存在。”

    “它区别于蒙昧和野蛮,使人有别于禽兽,给了人一双心灵的眼睛。”

    “它是器用,语言,文字,知识,风俗,信仰,家族,宗教,法律,国家等等的总和,是人开启智识之后,为了适应和认知这个世界,从内心思维层面创造积累出来的精神财富。”

    “这个东西,我蜀学管它叫——文明。”

    “华夏文明,已然传演数千年,一代代人薪尽火传,不断思考,实践,丰富,完善,虽历经劫难,却顽强延续。”

    “任何致力维护,巩固,展它的人,无论汉夷,苏油一视同仁,认可他是苏油的朋友。”

    “任何企图伤害,破坏,消灭它的人,无论在西夏,在辽国,甚至在大宋,在朝堂,都是苏油不共戴天的敌人。”

    “至于个人的荣辱高低,利害得失,甚至生存或者死亡……对不起我很忙,想不到那里去。”

    “因此我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成为文明的殉道者。”

    “贵朝席豫弘期,席豫萨童,皆忠烈之辈。”

    “田守忠已被我斥责,两位将军人头,亦用香料封函,一会儿便请梁兄带回去。”

    “令叔梁格嵬,误陷重围,身被十余创犹力战不屈,直到昏迷被俘。”

    “梁兄放心,油已经料理妥当,命送令叔后方医治。至于是否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