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战壕(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战壕

    王二跟着老张抬着梯子懵懵懂懂的狂奔后撤,西夏军士在他们身后追击。

    刚跑到一处光亮开阔处,就听得身后几声惨叫,王二一扭头,就见身后竟然有一处巨大的藏兵槽,一队藤甲战士左手持藤盾,右手工兵铲狂舞,转眼将追击的西夏人砍翻在地。

    脚步声响起,更多西夏人和更多的藤甲步兵在通道口聚集起来,顿时血肉横飞,场面惨烈。

    藤甲轻便非常,经过多次油浸,对付箭矢或有不逮,但是对付刀剑,特有的坚韧和弹性却非常得力。

    因为诸葛大丞相火烧藤甲兵的故事太过于印象深刻,苏油命眉山生产者们在其表面涂上玻璃水,还做了喷砂处理。

    但是乞第龙山的藤甲步兵防护再厉害,在西夏人以命搏命的疯狂下也有了损失,局面开始有些不利。

    王二一把拽住梯子:“张叔!别跑了!”

    老张头也不回:“撤!撤回寨子里同他们干!”

    王二不挪步:“叔,你看一眼后边啊!”

    老张扭头骂道:“你这娃……我去!

    王二将梯子往通道边一靠:“叔!上梯子,我给你上弦,射死那帮狗日的!”

    老张以最快的度将自己的弩拉开,人还没蹬上梯子站稳,弩矢就射了出去。

    一名宋军甲士正被两个西夏人扑倒在地,一名西夏人扔掉手中的战刀,抽出腰里的匕就要向战士的脖子扎去。

    然后就听噗的一声,一支短矢插入西夏人的右眼,直没到箭羽。

    重甲战士将身一翻,操起工兵铲将另一西夏人砍翻,喊了一声:“谢了兄弟!”又向正和同伴缠斗的同袍那边扑去。

    老张呸了一声:“你该叫叔!”

    接过王二递上来的鹤胫弩,又是一射了出去。

    王二在老张身边喊道:“叔,我们人少,弩箭要救急,别见人就射!”

    老张端着弩瞄准前方,嘴里喊道:“就你狗日的机灵,知道了!”

    话没说完,却又是一箭射了出去。

    王二朝左右高喊:“控鹤军!还击啊!”

    这下子提醒了老张:“大家跟我喊!控鹤军,还击!帮夷人兄弟扛住!”

    藤甲步兵也跟着喊起来:“控鹤军,还击!”

    控鹤军,还击!

    无数撤退中的控鹤军听到呼叫,也停下了脚步。

    阿囤烈的习惯是永远与控鹤军一起行动,控鹤囤安二军,那真是十多年战斗下来的交情,两军中不少军士都是连襟,妻舅的关系。

    血浓于水,越来越多的控鹤军停下脚步,有样学样,开始在囤安甲步身后重新组织反击。

    有了弩矢压制,通道很快得到控制,西夏人堆积起来的尸体几乎堵住了出口。

    不过西夏人也不傻,杀入战壕的军士只见下去,不见出来,谁都能判断出战壕内的战事不利。

    好在他们有泼喜军。

    西夏是双峰骆驼的重要产地,而泼喜军正是一支骆驼背上的劲旅。

    他们的骑射装备,是装载在骆驼背上的小型抛石机——旋风炮。

    两军阵前,高大敦实的双峰驼背立着一架架扭力抛石机,把鞍袋里拳头大小的石头不断的射击出去,飞临的弹雨,曾是宋军害怕到骨子里的噩梦。

    “纵石如拳”,就是宋史对他们的注解。

    不过如今他们的旋风炮完全派不上用场,因为敌人都在战壕里,只能听见喊杀,却看不到目标。

    然而,他们同时还是一支工程师部队,随军装备里还有大量的木料,可以组装成笨重巨大的投石机,射巨大的石头笼子,摧毁敌方城头的防守设施。

    很快这些木材便派上了用场,在壕沟上搭建起一道道临时木桥。

    木桥架好,更多夏军能够从从地面越过壕沟,战壕顿时失去优势。

    这战就没法继续了,老张他们掩护着藤甲战士,最终全部撤回寨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