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战壕(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  寨门打开,又是一大群举着巨大滕盾的军士冲了出来,挡住夏人的矢石,将部队接应回去。

    寨门上的千斤闸轰隆隆落下,城上的箭雨结束了西夏人的进攻。

    此战整整进行了一天,从黎明战至黄昏,西夏人成功占领了囤安寨外围所有壕沟,将苏油彻底困死在了寨内。

    不过损失也是巨大的,精锐的步跋子损失三成,其余军队损失近五千。

    这一战损失的都是西夏精锐,最后一道战壕,离囤安寨尚有百步,正好是鹤胫弩的打击范围。

    谅祚对作战成果还算满意,可对于囤安寨缺水的判断,终于产生了动摇。

    要不是梁屹多埋灵机一动反应及时,临时征用了因壕沟注定无法使用的巨型投石机,搭建成跨越壕沟的桥梁,战局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还很难说。

    如此顽强的抵抗,哪里有一点因缺水而带来的焦躁不安?分明是比西夏军队还要凶暴强横斗志顽强的生命收割机!

    谅祚不知道苏油是怎么鼓舞士气的,难道真是用暴雨将至的骗局来维持?

    为了试探寨子中人守城的决心,谅祚连夜组织了一次试探性攻城,冒着城上的箭雨,堆积柴薪放了一把火,损失数百军士后,也终于明白了熟屈部的憋屈。

    囤安寨的松木城墙,直娘贼的点不着!

    ……

    囤安寨的火光,即使远在镇戎军的种诂,也能在城头清晰看见。

    姚兕和乞第龙山,如今是过命的交情。

    在苏油眼中,两个单身西班牙斗牛犬而已,找媳妇都有难度,却已经大言不惭地商量着结儿女亲家了!

    姚兕担忧地看着远处的红光:“知军,儿郎们渴战啊,鞍马军器,都是苏明润喂出来的,要真不救,不怕被陕西父老戳脊梁骨?”

    种诂紧咬着后牙槽:“才数日而已,客军未疲。”

    姚兕说道:“从囤安军消息断绝之后,我便绝了饮水,两日才过,便受不住了。”

    种诂看了一眼姚兕:“能傻到像你这样……也罢,这也是苏明润念破嘴皮的知行合一,实践出真知了。”

    姚兕说道:“不是,知军你想,我一个措大都忍不了两日,他苏明润一介文弱书生,能受得住这个?”

    说完又疯狂暗示:“苏明润可是我朝探花,要是有失,你我的项上人头……朝廷韩相公当政,这老头杀起武人来,手可黑得要命……”

    种诂又白了他一眼:“你是担心女儿还没出生就成寡妇吧?”

    姚兕怒了:“为什么不能是儿子?!女儿怎么能打仗?怎么给他爷爷报仇?!他乞第龙山才生女儿!必须生女儿!”

    种诂懒得理他这点怨念:“苏明润的死命令,白日里不见到三股狼烟,夜中不见到七星孔明灯,不可出击,否则就算胜了,他也一样要杀将!”

    姚兕脱口而出:“苏明润?他不能吧……”

    种诂第三次给了他白眼,这回都懒得说话了。

    姚兕这才反应过来:“当我没说,这娃手底下如今也是两万条人命打底……”

    种诂这才继续开口:“终于明白了?”

    “渭州城一年来花团锦簇,是个人都眼红。从谅祚找蕃人代理,同渭州进行交易那一刻起,便已经将饵吞下;囤兵天都山,就已经落入陷阱;过了石门峡,战局便几乎已经注定!”

    “这就是一个口袋阵,谅祚要入渭州,只能从口袋的边缘破起,过了石门峡后,就只剩下这条路。”

    “囤安寨,镇戎军,两个犄角,只能二选一,否则便有后路之忧。”

    “他苏明润成天摆出一副弱鸡模样,连我看着都想欺负两把,在谅祚眼里,就跟渭州的学宫馒头一般,皮薄馅大油水多,不咬他咬谁?”

    “这样想没错,可是真这样做,那就完了。”

    “夏军每一步,都被苏明润明里暗里安排得明明白白。我家八郎跟了他,眼界,学识,待人接物,哪一样不是大进?”

    “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对别人狠,不算什么本事儿。”

    “可把自己做饵,对自己能狠的人,连老子都害怕!”

    “你还替他担心?卖了你只怕还帮着数钱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