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四章 洞房(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四十四章洞房

    五嫂上前,以媒人的身份告禀,八公和石富相互斟酒,五嫂再请苏油下高座归新房。

    新房当然不是那么好进,到新房外,还要向守在房中的外姑和伴坐娘子致请,一通刁难之后,苏油方得入房,和石薇并床而坐,称为“坐富贵”。

    新房房门前先以彩帛一段横挂于楣,碎裂其下。

    苏油入门后,观礼嘉宾们争相撕扯收拣起来,谓之“利市缴门”。

    坐富贵礼,苏油登床,坐于右,石薇则坐于左。

    苏油身子坐得周正,眼珠子却咕噜噜乱转,这房间他也是第一次进来,墙上挂的不是文人画,而是一柄四尺的细长银装长剑。

    房屋梳妆台两侧,一边立着一支漆柲长枪,一边立着一支单月长戟。

    当年刘大耳朵入孙权妹子的新房,也是刀枪环布,石家武将世家的本色,这里可见一端。

    眼光落到伴娘的腰间,爱好,没挂着兵刃。

    礼官说了些什么苏油也没有听进去,接着就见他送上牙简,请两新人出房。

    本来风俗中使用槐简的,然而苏油已经五品,用笏必须是象牙。

    苏油身穿红色朝服,手执象牙简,挂上红绿彩,双绾同心结,倒退行走;

    石薇身穿翠色销金大袖长裙,身披彩帔,帔下太后所赠的宫样精美帔坠,一步一摇。

    将彩绸挂于手面,与苏油相向而行,这个礼,谓之“牵巾”。

    接下来就是挑盖头了,不过不是苏油来,而是男家双全的女亲,八公挑选的八娘,用机杼挑起盖头,露出新娘的花容。

    众人都是欢笑喝彩,可苏油和石薇见到对方的样子,却都是吓了一跳。

    两人平日里都是修饰简洁之人,今天穿得花团锦簇,一个傅粉一个贴黄,又古怪又吓人。

    好在手续又多又繁复,两人也没时间失笑。接下来还要拜堂,拜诸家神,拜家庙。

    拜堂的意思,这里指拜诸房房头,不光是家中父母,这也是古人重宗族之意。

    苏轼排行九二,苏辙排行九三,想想就知道,苏家房头不少。

    这道行参诸亲的礼节花费了不少时间,之后轮到石薇倒行,执同心结,牵新郎回房了。

    石薇虽然穿着大幅销金罗裙,可是步履比苏油刚刚倒行的时候轻捷得多。

    夫妻交拜礼,是到两人到达洞房之后,在这里完成的。

    两人再次坐床,礼官以金银盘盛金银钱、彩钱、杂果撒入帐次,命妓女执双杯送上,以红绿同心结绾盏底,让新郎新娘行交卺礼。

    礼毕,以盏一仰一覆,安于床下,取大吉利意。

    接下来男左女右结,名曰“合髻”。

    苏油伸手摘下石薇头上的妆花,石薇解下苏油腰间的抛纽,然后将花髻掷于床下,礼官高声请女伴掩帐。

    之后两人换了一身打扮,苏油换上便袍,石薇卸去浓妆,团冠,由礼官迎请两新人诣中堂,行参谢之礼。

    亲朋们纷纷献上祝福,外舅姑之类的亲戚也要须有参礼。

    八公和石富行新亲之好,接下来,就是开席了。

    苏油领着石薇入礼筵,行前筵五盏。

    礼毕,别室歇坐。

    两人回到室内,女伴们退去,苏油听着门外的喧闹,对石薇说道:“薇儿,累不累?皇后送的那团冠,看着分量不小。”

    石薇笑道:“我日常舞刀弄剑,没觉得累,倒是你,你累吗?”

    苏油给石薇倒上一杯酒,又给她送上点心:“你先垫垫,结婚还真累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